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10-26

导语:马云、刘强东、张近东、马化腾等人正在抢夺三张门票,窗口期就是各家电商的红线,谁落后谁将挨打。预计阿里巴巴集团、京东、苏宁易购三方融资总额“将肯定超过 100 亿美元”。这将是三年之内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惨烈的战争。

9月25日,苏宁电器公告全权收购红孩子,作价6600万美元。这是苏宁在电商领域的首次并购。

为什么苏宁急于并购下滑通道中的红孩子?对电商新军苏宁易购,这是极为关键的补课。不仅意味着品类SKU(Stock Keeping Unit,库存量单位)数量的快速扩充,也有利于苏宁易购用户群体的扩大和用户结构优化,并将打破整个电商行业的竞争格局。

苏宁目前擅长的品类是家电、3C(computer, communication & comsumer electronic),用户以男性为主;而母婴类用户以女性为主。相对而言,母婴类用户粘性好、重复购买率高。根据苏宁提供的数据,红孩子目前有750万注册用户,2011年的重复购买率为50%。

即使以6600万美元购买这部分互补用户,则单用户获取成本仅为8.8美元,折合约为55元人民币。国内知名电商人士、触电CEO龚文祥透露,中国电子商务网站的付费用户转化成本一般在80元到150元人民币之间。

对在电子商务业务上雄心勃勃的张近东而言,砸出3亿多人民币若果真能让苏宁在电子商务的布局上提速,无疑是笔不错的买卖。今年7月在苏宁的定向增发中,张近东曾自掏腰包豪赌电商,其通过江苏润东买入了37亿苏宁电器新发股票中,其中有一部资金来自于股票抵押。何况6600万美元对动辄融资上亿美金、资金沉淀量极大的苏宁而言并不是一个大数目。

收购红孩子,包括李斌在内的苏宁高管、投行机构易凯资本CEO王冉等市场人士都认为,只是拉开了苏宁的整合大幕。垂直类电商现在所处的低潮,给这种并购提供了可能性。

从2010年开始,垂直电子商务在中国极其火爆。当时的盛况是,只要是个前IT公司高管扯个牌子做电商,就会有机构愿意投资,这也导致了中国垂直电商的价格战和盈利难题。网络购物的本质仍是零售业,投资人的资金不能解决零售业的固有难题:比如规模增长、流程的精细化管理等等。

红孩子曾经的母婴行业龙头地位已被京东、当当等平台级电商超越。2010年5月,京东商城涉足母婴业务,今年5月京东称其母婴频道今年3月单月销售额突破1亿元,稳坐中国母婴B2C行业第一。2011年当当网重点发展母婴业务,由其创始人、董事长俞渝挂帅,今年6月当当也宣布其孕婴童平台已成为仅次于图书的品类平台,月销量破1亿元。

期间,垂直电商开始遭遇资本市场的寒流。凡客IPO被狙击,小电商开始死去,中型电商被并购。去年5月份,深圳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高圣涵在接受媒体采访中称,2010年倒闭或者不再踏足电子商务领域的深圳企业至少有400-500家。过去一年狂热的市场开始冷静下来,出现了诸如“电商骗局论”、“砸物流”等言论,也反映了中国电商人的集体反思。

相对于垂直电商,平台级电商显然更受青睐。据公开报道,去年4月京东商城完成的C轮融资,金额高达15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的官方信息显示,过去一年其并购和融资额更是高达120亿美金。收购垂直电商的,并非只有苏宁,收购红孩子只是打响了第一枪。今年年初,业界一度传出凡客将被京东并购。据透露,京东正在洽购其它垂直电商。

这些平台们之所以借道并购提速电商布局,深层原因是中国正迎来大规模整合,除了自身加快发展,只有整合好并购才能尽快做大直至“大到不能倒”。因此百亿美金级别平台电商之间的“抢三”——抢占细分行业前三位置——大战已经箭在弦上。按其C轮15亿美元的融资额,外界估算京东商城的市值约为100亿美元;而取其近期的股价,苏宁电器的市值目前也在450亿元人民币左右;目前市场对阿里巴巴集团的整体估值约为400亿美元。

在互联网行业,一个正常的垂直市场基本上是前三名的游戏。这在搜索引擎领域尤其如此,在中国百度是一家独大。因此在视频领域,优酷土豆、搜狐视频、百度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正在争夺前三甲。

我预见,中国电商江湖也将是天下三分的格局,而且这三家将都是平台级公司。其中产业链最厚实的阿里巴巴毫无疑问已经预定了一席,从企业间交易B2B、C2C集市淘宝、B2C平台天猫、网络支付支付宝、团购聚划算、数据挖掘阿里云,其对电商的战略布局几乎覆盖了整个产业链。相比阿里巴巴,京东、苏宁在产业链布局还有差距。彻底解决了雅虎股权问题的马云踌躇满志,已经放风将在两年内整体上市。9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对雅虎76亿美元的股权回购计划全部完成。

刘强东、张近东则在争夺第二个席位。家电业的消费者接触点和习惯最深,它们积累了大量的传统用户可用于转化为电商用户;同时长年累月的价格战,使得其在物流、IT系统和团队都经验丰富。除了全网围观的“8·15电商大战”,两家也都在更激进地扩张目类,后续的并购也在预料之中。

争夺前三位置的也并非只有这两家。今年5月,腾讯成立腾讯电商控股公司,并已先后投资了易迅、好乐买等B2C企业。负责电商业务的腾讯高级副总裁吴宵光今年3月曾公开表述,5年内希望电商业务能做到2000亿元。同时对手还有低调潜行的亚马逊中国。

这是一场争霸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抢三”大战。中国是人口最多的庞大市场,网络购物是成长最快的领域之一。波士顿咨询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拥有1.45亿网上购物者,仅次于美国的1.7亿。易观国际对比数据显示,从2008年内开始到2010年下半年,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半年增速均维持在40%以上。

同时,这也是一场百亿美元的融资战。9月14日,美国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执行副总裁兼美国上市及现金交易执行联合主管史考特·卡特勒(Scott Cutler)公开表示,对准备赴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而言,新的上市窗口期最快将在2013年二季度出现。

这个窗口期就是各家电商的红线,谁落后谁将挨打。相信电商们会吸取土豆落败的教训。导致土豆落败的原因众多,诸如创始人婚变、运营策略、版权等,但其晚于优酷上市导致资本市场被挤压、品牌效应严重弱化、路演时优酷增发打击融资额则被认为是致其落后的更直接原因。

按市场目前的估值,阿里巴巴整体上市、京东IPO和苏宁易购单独上市,预计三方融资总额“将肯定超过 100 亿美元”。从规模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来看,这将是三年之内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惨烈的战争。

后记:本文发表后的10月25日,刘强东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互联网领域有一个特点,每出现一个新行业,到最后最多只能容纳三家大企业生存。电商的行业变化很快,如果不努力时刻都会面临出局的风险。行业发展得越快,水就流得越快,只有激流勇进的企业才不会出局。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京东。”

(注:王冠雄系知名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10-09

一百年前,中国近代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梁启超曾担心,“中国人无法成为世界人”。一百年后,这个魔咒依然是历史深处的忧虑。

近年来,有一种奇特的“中国模式”的理论非常流行,认为威权政治+政府干预是良方,中国庞大的内销市场就够了。2008年西方爆发的金融危机更加剧了这种言论。这便是“以中国化对抗全球化”。

与此同时,“中国文化拯救世界”的道德优越论甚嚣尘上,认为现代文明出了大问题,解决之道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传统文化,尤其以哈佛大学东亚文明与语言系主任杜维明的新儒学思潮为代表。这反应了一种以中国文化对抗全球观念的思潮。

我想旗帜鲜明地提出,全球化不可逆转,全球观不是敌人。

诚然,全球化是一个双刃剑,也不具备道德属性。但无可置疑,它是人类社会演进的大方向。地球村、共冷热。中国经济早已深度参与世界经济版图分工,外贸依存度很高,也越来越依赖于国外石油等战略资源。全球化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别忘了,当年朱镕基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作为他任内最大的政绩之一。实际上,这是中华民族签署的最大一份商业合同!我们已经和世界签下了契约。

毋庸置疑,在商业领域,适应中国国情和文化的各行各业“中国模式”实践是有坚实基础的。它与全球化并不冲突,反而是符合了全球通行的主要商业规律。打个比方,就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之于牛顿的古典力学理论,后者是前者的局部实践,二者都正确。如果刻意把微观商业语境中的“中国模式”,上升到宏观经济层面,则让人担忧。

然而,如果没有与“全球化”匹配的思想武器,融入世界难免动作变形。这就是全球观,以世界普遍认同的观念和视野去观照企业,观照中国。30多年前,文革后百废待兴。面对“中国人可能被开除地球籍”的危险,邓小平同志力挽狂澜,发起了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的舆论准备,便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全国大讨论。那是一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其内核,无非是回归重视民生、保护私权、尊重人性、敬畏法律的全球通识。

在这种情况下,以全球视野和观念去运营商业是中国企业群落一个历史命题。从TCL收购欧洲汤姆逊后不适应欧洲人工作方式,到联想总裁杨元庆把家搬到纽约用英语办公;从张瑞敏在海外布局本地化生产海尔产品,到腾讯主动投资俄罗斯DST基金,任正非甚至主动为某国总统竞选成功发去贺电,中国们正在进化。

因此,主动融入世界的心态,理性的正常商业环境对中国企业乃至国家形象都至关重要。刻意夸大矛盾、对抗情绪的舆论场,会成为中国企业的“负资产”。华为、中兴海外收购多次被歧视,难道与此毫无关系?!

怎么做?我越来越感觉,互联网是一个方便法门。互联网的魅力正席卷世界,几乎每个传统产业都面临着“互联网化”的问题。信息革命的成果正与工业革命成果深度融合,将世界变成了平的、湿的。成长惊人、传播便利,无数创新在此发轫。

互联网的精神内核,便是信息透明、分享精神、平等意识、承担责任等。这既是全球化的生动实现,也是全球观的真实镜像。

一个不想全球化的国家,不会被世界所接受。一个不具备全球观的,也不会做成真正的跨国企业。

全球化已经开始,全球观正在路上,用互联网精神去拥抱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作者系知名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10-08

“被收养的孩子、捡垃圾的青年、沉迷的嬉皮士、春风得意的开拓者、被对手击败、被部下驱赶、王者归来、侵略如火、万众传颂、在最巅峰时死去……以及死后王国的分崩离析。”

硅谷的无敌终结者去了,全世界的IT巨头都松了一口气。

苹果的至高教主去了,整个地球的苹果粉丝都伤心落寞。

人类的创新魔法师去了,从联合国到政要、巨贾都遗憾。

这,就是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史蒂夫.乔布斯。

乔布斯的去世,是2011年世界科技界最大的新闻,没有之一。

因为人类失去了一位真正拥有强大内心及感召力的伟人,一位独立改变了六大工业的狂人,一位因为他的存在而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牛人。这三点,是我衡量企业家的终极标尺。

* 他推出Apple,改变了电脑产业,30岁就成功上市;

* 他推出皮克斯,改变了电影产业,被逐出后的复仇;

*他推出iPod和iTunes,改变了音乐产业,王者归来;

*他推出iPhone,改变了手机产业,重新发明了手机;

*他推出iPad,改变了平板产业,推动教育医疗等领域;

*他推出的App Store,改变了数字出版产业,革命进行。

甚至在他死的前一天苹果还推出了Siri语音问答—开启未来人工智能世界的钥匙,以及他还没来得及用iTV改变的电视产业。

他说“活着就为改变世界”,没人怀疑,只有致敬。一个企业家哪怕参与改变过一个产业就足以名垂青史,他居然干掉了6个!

他的创新能量,他的绝不妥协,他对科技与人文的完美结合。他已经与爱迪生、福特、盖茨并列人类科技的圣殿。乔布斯是人类百年一遇的福音,不可复制。

“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宛如造物主才能谱写的鬼斧神工。被收养的孩子、捡垃圾的辍学青年、沉迷宗教的嬉皮士、春风得意的开拓者、被对手击败、被部下驱赶、王者归来、侵略如火、万众传颂、在最巅峰时死去……如果再加上无敌征服者死后王国的分崩离析,简直是史诗般的传奇!”(吾友谷风语)

他去了,留下了一个现金超过美国政府、产值超过澳大利亚、年增长超过60%的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苹果不再拥有和董事会博弈的能力、彻底的创新力和宗教营销的魔力。因为,只有他才有力排众议的远见、做到极致的创新和无与伦比的魅力。

他去了,留下了一系列从不做市场调研只问自己要什么、从不考虑可行性只考虑实现梦想、从不大肆宣传只把产品做到极致、无视所有商业规律全部围绕他的管理和营销体系。

他去了,也许是因为“天堂也充满了凑合和垃圾,上帝需要他带去优雅和精致。”(胡泳语)。56岁,天妒英才。教主此去,科技界再无宗教。下一个福音,不知是何时?

Steve,你是我世界里的精神偶像,这是男人对男人的崇拜!

Steve,你将因你创造的伟大产品永存,这才是真正的永生!

Steve,那些勇敢的灵魂将从你的话中一生受益:保持饥饿,保持愚蠢。听从内心的直觉,其它都不重要。把每一天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做出选择。谢谢你,Steve。

禅者兵解,你已永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王冠雄系资深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09-28

上周9月20日,就在阿里云成立三周年之际,马云突然宣布:云操作系统业务(云OS)将独立于阿里云运行,由集团直接管理,阿里巴巴首席数据官陆兆禧兼任其总裁,阿里云总裁王坚兼任其董事长及CTO。

马云行事,一贯出人意料。就在人事变动之前,阿里云刚刚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风波”。与宏碁合作推出新款手机的发布会被取消,更被谷歌质疑不兼容Android系统。部分舆论认为,因为阿里云失败马云换将,甚至有人说阿里云或步雅虎、阿里软件后尘。一时让人如坠云里雾里,看不清这家公司的未来。

可以明确说,这个结论不对。阿里云OS遭质疑,不代表阿里云要放弃。因为在战略上马云根本不可能放弃阿里云。阿里云,是阿里巴巴集团应战大数据时代的核心业务,用以打通旗下众多资产,重点从无线发力。其战略意义,相当于微信之于腾讯帝国。它也是阿里业务中唯一将阿里与马云本人名称嵌入的,寄予极高期望。

为马云在移动互联网选择了一条极为凶险的道路—做系统。马云的智囊,阿里巴巴参谋长(实际上相当于首席战略官)曾鸣在内部培训时喜欢说一句话“大赌大赢,大赌大输。“这倒也符合马云的风格,不走寻常路,要吃就吃最肥的饼!吃不下?转身潇洒就走,它的产业链实在太厚实。

一开始,阿里云收购了猛犸科技,在进行技术消化后试图搭建独立的手机操作系统。后因市场压力,选择与天宇合作,兼容了Android并推出大黄蜂手机。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又在营销上号称“独立系统,可以与Android不兼容”。

国内的宣传谷歌也不care,本来倒也相安无事。不想,一篇报道引起了谷歌的注意。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起初谷歌并没有注意到阿里云操作系统,是看到了国外媒体上的一篇报道《Alibaba’s Aliyun Operating System Taking on Android in China》(《阿里云操作系统在中国挑战安卓》)后,就分析了一下阿里云操作系统,结果发现除了JAVA虚拟机外,就是安卓,但阿里却不承认。”

于是,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阿里巴巴似乎低估了谷歌在技术领域的优势和品牌美誉度,也没想到众多开发者对安卓系统的追捧。舆论上处于相对被动。

在阿里云声明指责“谷歌作恶”当天,笔者微博称“见好不收,技术非优势,何不止损调头。”其实阿里云借此事件已获得极高曝光,此时调头止损来得及,云之“赌局”才开始。据笔者了解的情况看,王坚是一位好人,也得到了很多肯定。但平心而论,三年时间对阿里巴巴这样级别的公司机会成本已足够大。

有意思的是,接任王坚的“又”是陆兆禧。这已经是陆兆禧第三次临危受命,此人是马云素来喜爱的一名福将。2004年陆任支付宝总裁;2008年孙彤宇“出国学习”,陆接任淘宝总裁;2011年卫哲“引咎离职”,陆接任B2B总裁;2012年阿里云OS不兼容谷歌Android系统,王坚被质疑,陆接任阿里云总裁。不知此番,陆是否能再显福缘?

战略上讲,阿里云掌握了阿里巴巴的内贸外贸数据,掌握了淘宝上的消费数据,加上支付宝的数据,基于此的数据挖掘、云计算是极具含金量的。阿里要构建网购生态,数据挖掘能力、云存储能力和移动平台的控制力是不可或缺的。

在三年左后的时间后,中国互联网的竞争一定是在计算数据上面的竞争。这个大数据时代的竞争才刚刚起步。个人数据之王的腾讯、电信服务数据的华为、企业ERP数据的金蝶用友等等都有机会。

阿里云OS局部受挫,阿里云才刚开始。这是一场马云必须打下去的大数据之战。

作者系资深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09-19

近日,随着有关监管部门介入,影响整个中国互联网流量格局的搜索引擎大战戛然而止。回顾一个月前爆发的这场大战,利益错综复杂,报道连篇累牍。许多人觉得信息多而模糊,大家关心的基本问题又是趋同的。这里,笔者想以问答方式加以阐释。

【关于行业】

问:现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流量份额怎样,360抢了谁的蛋糕?

答:CNZZ是对流量反应最灵敏的中国第三方监测机构,其数据显示:开战前的8月15日,从流量份额看,百度占75.44%、搜狗7.44%、谷歌中国5.61%。一个月后的9月15日,百度占****.12%、搜狗8.39%、360搜索8.59%、谷歌中国3.93%。因为谷歌在开战前超过一半的中文流量来自360导航,被360掠食后遭受重创;百度在360浏览器中的查询量过亿,这一部分被360蚕食;搜狗来源主要是自家浏览器,与360完全不重合。因此,百度轻伤,谷歌重伤,搜狗维稳。

问:搜索一家独大的现象会继续松动吗,行业基本格局是什么?

答:360的搜索成绩代表了渠道力量在中国的特殊意义,这正是搜狗摸索并证明了的“客户端-浏览器-搜索”的商业模式。今后,搜狗和360将继续共同颠覆百度在搜索领域的垄断地位。从趋势上看,浏览器市场还将持续扩大,百度的垄断将会持续下降。未来很长一个时期内,搜索市场仍将保持“新三国时代”格局。其中百度像疆土最大的魏,360像不断攻伐的蜀,搜狗则像可攻可守的吴。

问:浏览器能推动360搜索猛涨,是否说明搜索行业是渠道为王?

答:不是,搜索行业是技术与入口的平衡发展。360流量短期飙升,得益于其浏览器份额更大。一旦遭百度反攻,360就遭受重挫,证明其技术积累不足。360借助强势渠道把流量顶到一个量级,但很快就到了天花板,开始缓慢回落。因为用户非常在乎搜索的品质和体验,而这需要足够的技术积累。搜索=入口×技术。百度弱于入口,360弱于技术,搜狗是齐头并进,虽然看起来成长稍慢,但更稳健可控。

【关于360】

问:360为什么要急于推搜索,它的技术能力和品质到底怎样?

答:360本质上做的是流量生意,而搜索是流量生意模式的最高形态。因为浏览器界面资源有限,而基于关键词组合的搜索引擎无限。从技术评测看,360搜索的品质弱于百度、搜狗、谷歌,略优于搜搜;从完整性看,除网页搜索外只能提供新闻和视频2个垂直搜索,功能很不完整。这是一场由资本市场需要驱动、技术尚未准备好而提前打响的一场战斗,以“综合”之名掩护技术不足之实。360搜索成在“三级火箭”模式,败在技术积累不足。

问:360的三级火箭模式是“微创新”吗,为什么效果如此强大?

答:不是,是复制了搜狗于2010年开始实施的“三级火箭”战略。面对垄断,搜狗2006年推出输入法,2008年推出浏览器,以曲为直包抄百度,该战略推动搜狗成为中国第二大搜索公司。谷歌退出之后百度成为最大受益者,搜狗实际上切割了一部分百度的红利,只不过是温和的渐变。360的“卫士—浏览器—搜索”模式直接复制了搜狗模式,而360浏览器靠“安全”概念体量更大,所以短期效果显著,是剧烈的突变。这证明了该模式的有效性。但是,模式可以复制,技术却需积累,360流量回落和功能缺失反映了这一点。

问:360到底有没有违反搜索行业的Robots协议?还有什么后招?

答:Robots协议是搜索引擎产生以后行业自律的产物,用来保护网络安全与商业利益。既然是行业自律就应该遵守,除非政府另有规定。理论上说,360可以通过浏览器、卫士对百度部分搜索结果进行提示甚至拦截,对此百度已紧急组建了“搜索安全联盟”布防。现在形势已不比3Q大战当年。行业担心360,本质上是担心360以安全之名又做裁判又做球员,这种不正当竞争在浏览器领域正在发生。

【关于搜狗】

问:为什么在大战中搜狗没有受影响,搜狗是百度的“护城河”吗?

答:360用浏览器进攻搜索市场,而搜狗与360在浏览器战场的竞争已久,知根知底。搜狗的主要流量来自浏览器这个“围墙”,因此360攻不进来。搜狗流量不但未受影响,甚至略有上涨,证明了三级火箭战略是有攻有守的。而百度的知道、贴吧等护城河是可以趟过去的。360直接与百度正面交火,搜狗却安然无恙,其实说明“搜狗是百度护城河”的说法不成立。反之,搜狗产品线比二者更丰富、组合更多变,有属于自己特色的广阔道路。

问:未来“新三国时代”博弈中,搜狗会帮谁?翻牌的底气是什么?

答:搜狗CEO王小川说过,360和百度,“一个流氓,一个垄断。”因此,在“亦敌亦友”的新三国时代,只要能遏制流氓、降低垄断的,就是搜狗利益所在,对网民、对行业也都是好事。所以,搜狗是为自己而战,客观上的效果也在为网民利益而战。在浏览器、搜索之外,搜狗还拥有强大的输入法,即将推出“浏览器+搜索”的推荐引擎,以及号码通等手机端创新产品,这就是搜狗的“三箭连发”新战略。搜索不等于关键词,技术创新和正直经营,会让搜狗实现自身的突破。

【关于百度】

问:为什么百度被360进攻,反而有不少行业厂商和站长支持挑战?

答:搜索是PC互联网分发流量的中枢,中国互联网苦于搜索垄断久矣。一家独大不利于行业发展。360推出搜索引擎,让业界和用户有了更多选择机会,是件好事情,因此得到了不少支持。垄断需要竞争去打破,这是大是大非。搜索引擎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持续繁荣至关重要,应该有更开放的竞争;同时搜索又是技术驱动的行业,并非朝夕之功。技术竞争、文明竞争,这才是高科技行业应有的价值观。

问:面对流量损失百度会怎样进行战术防御,或者战略上的补齐?

答: 战术上除支持金山成立“搜索安全联盟”布防;极端情况下360浏览器也可能遭到百度屏蔽,就像3Q大战中被QQ空间屏蔽一样,云端也能反攻客户端。战略上百度正继续补客户端,重点是浏览器。大战证明了“云端+客户端”的优势。根据易观年初发布的研究报告,“腾讯、搜狗是仅有的两家同时在云端搜索、客户端具备全技术能力的公司”。现在360推出搜索,也初步进入了该行列。这三家加上百度,正是中国互联网用户数最多的前四名公司。

问:百度垄断地位逐渐松动,搜索引擎的行业生态会有什么变化?

答:百度不可战胜的金身已被打破。随着挑战者搜狗、360的继续努力,市场将不断松动,百度的议价能力将慢慢下降。现在许多大客户都非常关注百度流量降了多少,搜狗、360的转化效率怎么样。越来越多的渠道代理商,也在关注新兴搜索势力的成长。市场会在博弈中形成新的平衡。一家独大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相信行业生态会越来越健康。

问:360到底有没有违反搜索行业的Robots协议?还有什么后招?

答:Robots协议是搜索引擎产生以后行业自律的产物,用来保护网络安全与商业利益。既然是行业自律就应该遵守,除非政府另有规定。理论上说,360可以通过浏览器、卫士对百度部分搜索结果进行提示甚至拦截,对此百度已紧急组建了“搜索安全联盟”布防。现在形势已不比3Q大战当年。行业担心360,本质上是担心360以安全之名又做裁判又做球员,这种不正当竞争在浏览器领域正在发生。



2012-09-06

导语:这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加入了游戏,就要通盘接受规则。不高尚,也谈不上卑鄙。希望论战成为理性认识做空手段的启蒙运 动,而不是又一次混杂着商业诉求的道德口水。唯有尊重规则和重建信任,才有中概股的长期繁荣。

9月4日,青年导师、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联合60位“阶级兄弟”———中国企业高管、投资者与企业家发出签名公开信,指责美国做空机构,尤其是香橼C trion,称他们有关中国概念股的做空报告“是在散布谎言”。而香橼曾做空包括奇虎360在内的多个中概股。

随后,香橼发表了针锋相对的反击,称李开复隐瞒奇虎投资创新工场的事实,对其动机提出质疑,并称网站正受到拒绝服务攻击,提醒投资者“为何有人要猛烈攻击信息的传递者?”

61名中国概念股代表联合签名反美国做空机构,似乎在其他国家没有听闻过。一场社会关注的做空与反做空的跨国超级论战拉开了帷幕。鉴于美国资本市场一直是中国高科技公司的重要上市地点,这场口水战对中概股的景气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此,需要严肃和负责任地做出判断。

首先,笔者认为,不必带着民族情绪站队。中概股潜力很大,但也有很大问题。最多人口的国家,最高速成长的高科技产业,中国×互联网=钱景无限。这是美国投资者青睐中概股、许多公司亏损也能成功IPO的原因。然而,这两年不断爆出的股权纷争、审计丑闻和传说中的V IE架构要变,让许多投资人感到失望,信心大受打击。客观上说,这个恶“果”,有中概股们自己种的“因”。倘若因此扛起民族主义大旗大可不必,否则何必去美国上市?而且其它国家资本市场也有做空机构,难道发生问题也赌气退出市场?

其次,不必道德粉饰或者抨击做空机构。中概股们指责做空机构的翻云覆雨,部分股民却在欢呼香橼们的“出手揭露真相”。其实,做空机构先将手中股票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下跌后再买进从而获取差价利润,所以只有让目标股的股价下跌才能赚。做空机构有利益追逐,这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既然资本市场允许做空,这便是在游戏规则之下追逐的利益。加入了游戏,就要通盘接受规则。不高尚,也谈不上卑鄙。

再次,直面做空并用“正确的方式”反做空。香橼们阻击的公司中,有瞄准的,也有乱放枪的,一些状况不错的公司也成了目标,他们的调查已经导致大量在美上市中国企业被摘牌,也给中概股前景埋下了阴影。既然已经全球化,就需要直面这种常态的资本手段,综合使用法律手段(譬如对不实报告进行诉讼)、市场手段(譬如发布刚性利好或调资金反做空)、公关手段(进行投资者说明和媒体报道)。如果大家先站队,然后对骂,长期以往,只能让舆论更混乱,投资者更不信任。受伤害的除了投资者,更多的是急需资本支持的中概股。

因此,笔者乐见李开复联合61个“阶级兄弟”发声,也乐见香橼反击。市场需要做空机构的声音,市场也是自适应的有机体。只有中概股和做空机构彼此都真实、专业、客观,才能保证投资者的利益,从而推动整个市场的景气。

希望这场论战成为一次理性认识做空手段的启蒙运 动,而不是又一次混杂着商业诉求的道德口水。真正对做空有效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它落空!而让它落空的手段,便是尊重规则,机制稳定,信息透明。

让做空的归做空,让市场的归市场。唯有重建信任,才有中概股的持续繁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王冠雄系知名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09-03

十年前,周鸿祎与李彦宏差点在法庭外动手。十年之后,搜索大战第二季箭在弦上。360搜索上线选在了小米二代发布会当天,也是360发布Q2财报前一周,砸雷军的场子、托自家的股票、试探对手和舆论反应一石三鸟。果然,百度、搜狗、全行业以及资本市场都立即做出了反应。

分发流量的搜索引擎是互联网的核心环节,也是最赚钱的行业。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已经是李彦宏、周鸿祎、王小川三个产品大佬的江湖。这个江湖,也许很快会陷入一场类似“3Q大战”的全网混战甚至浩劫。

“尽管我有搜索情结,今天这个市场已经没有了,干吗非要为了个人情绪,置投资人和用户的利益于不顾呢?”这是周鸿祎两年前的公开表态。其实不管如何回避或者自圆自说,几乎所有明白人都看出,360做搜索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资本倒逼到了这一步。360利润的核心来自安全浏览器导航,尽管导航一再涨价,但界面中资源终究有限,而基于关键词组合的搜索引擎资源几乎无限。这正是百度以500多亿美元的庞大体量,依然连续十几个季度保持70%以上增长的秘密。如果360不做搜索,为何华尔街一直给出超过100倍的PE?如果不放出做搜索的风声,为何当天360股票大涨7%?做搜索是被连续做空的360的生路。

其次,360在演进中学习了搜狗摸索的“三级火箭”模式。面对搜索市场的后发劣势和马太效应,过去六年搜狗以曲为直:推出输入法意在客户端圈用户、推浏览器意在连接客户端和搜索。所以王小川表示,“其实整个战局不只是网页搜索,而是竞争对手在复制搜狗探通的‘三级火箭’模式。”

如今,在李彦宏、周鸿祎、王小川三个男人之间形成了一个搜索三国杀。百度像魏国,拥有大片疆土和人员,势力最强,更多是专注搜索,并通过推各种客户端防御阵地。360则像蜀国,一直在不断攻伐。搜狗则像吴国,拥有输入法巨大优势,进可攻退可守,在搜索领域拥有了立足之地。

周鸿祎和李彦宏一直有梁子,360一直想打百度,这不是什么秘密。十年前,周鸿祎与李彦宏因为搜索之争差点在法庭外动手,对此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中有形象描述。3Q大战中马化腾也公开透露:周建议他不要做安全并投资360,然后360和腾讯联合打百度,打掉至少30%的收入。但马未接受,使得360深感威胁,为不腹背受敌360转而发起对腾讯的进攻,百度幸运地躲过了一场大战。

然而,这场战斗迟早要来。百度认为360会先彻底吃掉Hao123保证巨额利润,通过垂直搜索赢得用户认可之后,再以安全之名进攻百度通用搜索。百度内部甚至为此做了紧急预案,包括向相关部门投诉、联手腾讯反击,做好了牺牲30%收入的准备。按百度今年预计营收200亿元计算,这个数字将会是60亿!

马可波罗技术副总裁郭昂的分析专业而到位:“360推搜索受影响最大的是谷歌,谷歌约有超过70%的中文流量来自于360导航,如果失去这些流量,其市场份额将要跌到低谷;而360浏览器中百度的查询量过亿,360也会逐渐对这部分流量下手,蚕食百度的份额。对于搜狗,由于其流量来源主要为搜狗浏览器和渠道购买,与360的重合度不高,对其市场份额影响不大。并且老周总能使出意想不到的手段,如果使用卫士去说别的搜索不安全,那么大家都会受到重大的影响。”

周鸿祎、王小川均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彦宏的江山,李彦宏尽管占据着高达78.5%的天下,却并不得民心,大批广告商、代理商对百度垄断不满,这批人希望有新的力量能制衡百度,这也使得周鸿祎、王小川在外围拥有巨大势力。

历史上,蜀国联吴抗曹,上演了赤壁三分天下。后来意气用事,不但丢了荆州还遭遇夷陵火烧连营。如今360推出搜索,是赤壁,还是夷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