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02-22

文/王冠雄 (i黑马)

UC增量被iOS安卓挤压、存量被腾讯偷袭;而焦虑的百度正处于转型移动端的历史性关口。这将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最大收购案,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抬价游戏。然后,手机浏览器并非手机上的Big Thing。

笔者曾戏称,中国互联网也可以叫中国互联娱乐网。因为天天有热点,口水之多、花样之新、手段之辣,绝不比娱乐圈差。

春节后,一场价值12亿美元的绯闻再次让业界沸腾了!这一次的男主角是搜索老大百度,女主角是手机浏览器老大UC。

这是一场漫长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最大收购案。扑朔离迷的表象背后,真相是什么?

一、双线被袭的UC

2月18日,有消息称百度春节前与优视科技(UC浏览器)达成控股协议,估值约为12亿美元。按市值计算相当于1/3个奇虎360,UC的4亿用户每人价值3美元。细节也有模有样:“去年UC提出10亿美元估值,高于百度的8.16亿美元预期,因此双方并未谈拢。分析称随着运营商的数据补贴加大、WiFi部署扩大,UC特有的省流量、速度快等优势降低,影响了估值。但后来因为360竞价,UC估值反而得到提高。”

看看消息传出后三种力量的反应,便知个中深味:当事人UC CEO俞永福矢口否认;行业高管新浪总编陈彤称“靠谱程度4%”;资深评论员林军称“俞永福有意,李彦宏无情”。更有记者称“定期新闻”,毒舌的原因是因为该传闻已多次出现,不得不跟又深感厌倦。

实际上,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情追逐剧。打个略显通俗的比喻,UC青春渐老急于变现,百度想焕发第二春,中间还有个疑似插足的360,一堆围观和敲边鼓的。

UC创业已久,稳居手机浏览器老大地位,正准备坐享其成回馈股东时,却“不幸”被2个人搅了好事。这俩人一个是乔布斯、一个是马化腾。平心而论,UC在塞班时代动手极早,用户需求也抓得很好,谁知乔布斯的iPhone横空出世,不但重新发明了手机,更只手重新定义了移动互联网的生态系统及其规则!

现在,原生APP和Html5的用户体验强弱对比一目了然。进入iPhone和安卓时代之后,UC的先发战略优势和增量潜力已被大大消解。更危险的是,被腾讯的跟随玩法抄了后院。马化腾低调推出QQ手机浏览器,凭借产品能力和烧钱砸预装迅速掠夺城池,更为此与UC一再大打数据口水仗。这个背后,是企鹅已经严重威胁到了UC的存量市场。

虽然UC的盈利状况不错,但要IPO,资本市场必须看未来想象空间。双线被袭,故事会比较难讲。

二、历史关口的百度

增量受限,存量被吃,怎么办?“找个好人就嫁了吧”是一个冷酷的现实商业选择。可以控股,也可以战略投资。而百度,正是理想的大户人家。原因只有一个,百度正在为移动互联网焦虑并四处觅食。

中国互联网公认有三座大山:腾讯、阿里巴巴、百度。马化腾圈人、李彦宏圈流量,马云圈产业链,三英市值最高、产业控制力最强。而其中的百度,正处于历史性关口。

一向心高气傲的李彦宏,也在不久前的百度2013年会上坦承,“过去的2012年对于百度来说,可能是近些年来最困难、最不容易的一年。”核心原因便是,PC战场不断被新贵搜狗、360抢食,移动战场却迟迟无杀手级产品稳住阵脚。

巧妙的是,挑战者搜狗、360的主要武器正是浏览器。先是王小川凭借“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模式在PC端大放异彩,搜狗搜索的市场份额达8%;后有周鸿祎拿来主义,推出360搜索轻松鲸吞10%份额。而移动互联网上,除了张小龙率团队厚积薄发,微信异军突起之外,还没人敢说已经站稳脚跟。至少浏览器还是能保有一定份额的,是看得见的安全选择。更何况,移动端迟迟未破局的百度,让华尔街的信心重挫,股价一再下跌。出手移动已经成了从战略到资本的必须一招。

于是,二者联姻变成了你情我愿的试探。这也是双方进行旷日持久的谈判的原因所在。李彦宏想的很清楚:一边谈,一边等UC市场变化压价。俞永福也想的很清楚:一边谈,一边猛做PR,不行再拉个第三者抬价。

这个最佳第三者,当然是正在全力进攻李彦宏的“战争之王”周鸿祎。不要忘了老周和马化腾也有过节,俞永福在3Q大战时也力挺360,帮战友抬个价属于顺手人情,何乐而不为?

三、手机浏览器不是Big Thing

一个找大树,一个在觅食。关键问题来了:UC估值多少靠谱?根据是什么?李彦宏会出什么价?

传闻称,“双方的价格一直在8亿到8.8亿美元之间来回:百度出到过8.16亿美元,UC执意要8.8亿美元”。现在有了360抬价,更是飙高到12亿美元。

笔者认为,这个说法不靠谱。区区几千万到一亿多美元的差距,对百度400多亿美元的体量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时间成本永远是最昂贵的。真正的可能原因是,李彦宏觉得贵了,甚至还没下定决心。

为什么?因为手机浏览器并不是下一个“Big Thing”。这方面,王小川看得很透彻,他认为,“web已死”翻译过来应该是“link(链接)已死”。就是说手机它未来不是靠链接构建的网络环境。浏览器是以链接为核心驱动的,然后有了搜索的模式。想复制“超链接-浏览器-搜索”这个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玩不转了,后链接时代需要新玩法。

所以,UC估值要打个折扣,具体几折看大佬们自己判断。做买卖除了喊价、抬价,也要考虑买家的心理特点。一个参考案例是,李彦宏春节前刚刚点心安卓手机操作系统买了,作价3500万美元;而金沙江投资上轮投资点心估值3000万美元,双方谈判是按1亿美元估值谈起!别忘了,李彦宏的冷静、隐忍和守财,在中国互联网无人出其右。

即便买卖做成,对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流量格局也谈不上决定性影响。UC变现,百度补缺,360消耗敌人,媒体有盛宴。移动互联网上的黄金创业时代还在继续。各位加油。

2013-02-19

“逆IPO”有效吗?有效。按京东本轮准确估值72.5亿美金计算,这个数字仅次于中国互联网公认的三座大山: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为什么基金还敢投?那是因为,京东最起码是一个屈指可数的、以IT系统为竞争力的超级物流公司。

节后第一天,一向多事的电子商务行业再次爆出一个惊人消息:京东又融资了7亿美金。

2月16日,京东商城确认已完成新一轮约7亿美元的普通股股权融资。除了老虎基金继续跟投外,参与本轮融资的基金为加拿大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和沙特投资公司王国控股公司。之所以说“又融资”,是因为距离2011年初融资15亿美金仅仅过去不到2年!

生命不息,融资不止。的确,刘强东率领京东一路野蛮生长,膨胀速度丝毫不比当年淘宝逊色。刘推崇的电子商务“产品、价格、服务”三要素,本身便意味着狂野的品类战、价格战、物流战,去年轰动全国的“815电商大战”便是一例。如此剽悍的扩张打法,长得确实快,烧钱速度也同样狠,没巨额资金持续输血根本玩不下去。

但是,由于VIE(可变利益实体)危机、报表作假等种种原因,中概股窗口迟迟未开启,这对京东造成了很大资金压力。竞争对手也一再以此攻击京东,如当当网总裁李国庆多次放炮:“京东账面资金烧不了几个月了!”

怎么办?从实操效果看,刘强东采取了笔者称之为“逆IPO”的策略。笔者认为,该策略有三大特征:

第一、企业不进行IPO公开募股筹资,而是通过私募、基金等非公开资本市场吸纳资金,借此保持增长以尽快达到上市要求;

第二、企业借此规模不断膨胀,而对手体量不断减少或者无力吃下接盘,从而实现打压消解对手的IPO想象空间,战略卡位;

第三、这种玩法下投资越来越加码,老股东获利退出的出路只能是等到盈利、投到IPO,否则Game over。与IPO之后股东数量多而分散形成鲜明对比。

“逆IPO”有效吗?有效。京东仅新一轮融资便高达7亿美金,放眼中国互联网,除了阿里巴巴当年联姻雅虎获得注资10亿美金外,哪个公司上市前曾经达到这个高度?即便算上IPO,大多数中概股公开融资也就数亿美金而已。而京东成立到现在,已总计融资23亿美金之巨!请允许我强调一下,按京东本轮准确估值72.5亿美金(不是100亿美金)计算,这个数字仅次于中国互联网公认的三座大山:腾讯、阿里巴巴、百度。

为什么基金还敢投?资本是逐利的,聪明而冷酷的,谁敢拿投资人真金白银开玩笑?那是因为,京东最起码是一个屈指可数的、以IT系统为竞争力的超级物流公司。客观说,京东烧的钱很大砸给了物流,率先提出的“211限时达”物流承诺也比较领先。连一向心高气傲的马云,最近联合银泰宣布“千亿智能物流计划”,又是推崇顺丰快递创始人王卫,连上央视《对话》节目也不忘暗讽京东“向政府要地”。

隔空交火的幕后真相是,刘强东的“逆IPO”战法正在逆袭马云!马云要在物流上奋起直追了。其实从3年前开始,京东的玩法和频频融资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天猫商城的利益。二者的冲突和合纵连横正是中国电子商务界的主要战争,这是一场50亿美金级别的融资战。

然而平心而论,阿里的体量、产业链厚度和管理成熟度仍远高于京东。以估值为例,京东刚刚融资成功,阿里巴巴便放出估值800亿美金的消息。言下之意,我体量比你大十倍呢!互联网行业一般是前三强的游戏,后面的都是打酱油的命。这个规律在门户、搜索、视频、社交网络等各主要领域都已得到验证,电商也不会例外。京东正和苏宁国美、腾讯、亚马逊等争夺另外2张门票,目前身位相对领先。(详见拙文《大局盘点:中国电商抢三游戏》)

有人问,刘强东“逆IPO”玩法不是坑爹吗?!生意就是生意,无关道德属性。不高尚,也谈不上卑鄙。投资人和企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笔者总结为,京东Too big to fall(大到不能倒),股东Big game big money(高风险高回报)。市场行为,自负盈亏,旁观者也就是看个热闹。

顺便说一句,国外也有一家公司,它也一直在凶猛烧钱,它的创始人也曾公开说“我们是一家IT物流公司”,但却粉丝众多。这家公司,便是世界头号电子商务企业亚马逊。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资本市场的游戏,数百年来何曾改变?成功驱逐雅虎的马云也好,捆绑资本的刘强东也罢,再算上质押股份豪赌电商的张近东,大家路数不同而已,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是这个超级游戏的赢家。

互联网很热闹,纷繁表象背后有真相。更多战法揭秘,请期待后续。

2013-02-01

文/王冠雄

雷周“密谈”和好?这条消息让全行业炸开了锅。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爆出周鸿祎、雷军两大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最近居然坐在一起“喝茶”了!报道称“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一时震惊业界。

因为就在几个月前,小米手机大战360的“小三大战”还历历在目。两大佬杀红了眼,你骂我“机霸”我骂你“网霸”(谐音请自行联想),甚至一度公开约架。现在居然疑似“在一起”,必须让人大跌眼镜,难怪现场的随从和观者无不“惊愕”。

这个八卦让互联网圈High了一天,各种合作阴谋论在某种力量推动下不断流出。眼看势头不对,雷军下午4时许发出微博,称“两周前我参加一场央视活动偶遇周鸿祎,他拉我到会场边上聊了几句,今天一堆莫名其妙的传闻…”,金山网络有人出来说“被炒作了”。

面对质疑,周鸿祎随后耐人寻味地发声:“我与雷总虽然在一些事情上有不同观点,但我一直很佩服他的创业精神。我参加央视财经春晚邂逅雷总,闲聊个十几分钟,竟然有人还演绎出喝茶的事儿,还编出各种谈话版本,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难道老死不相往来才正常?有人太小看雷总和我的肚量了。”请重点注意第一句、最后一句。

事已至此,可以大致还原真相:俩人确实交谈了,聊了啥无可奉告。一个示好,一个还端着,但已不似往日般恨意。

中国互联网界有人用“TABLE”形容几大巨头: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马化腾圈人,李彦宏圈流量,马云圈商业链,三巨头建立了自己的帝国藩界。但中国式桌子只有四支腿,第四把交椅正是雷周争霸。一个想用安全做入口通吃产业,一个豪赌智能手机硬件入口,这注定是一场精彩绝伦的长期角力。正和雷军争雄的老周何出此招?

其一,因为“百度欲投资金山网络”的刺激。此举意味着,腾讯、百度扶持360苦手金山,长期缠斗消耗360;再加上曾经结下梁子的阿里巴巴(别忘了360正对购物搜索虎视眈眈)…老周再剽悍,也不想同时对打三巨头。能干扰一点算一点,当前主攻对象最关键。

其二,360手机没做起来,及时止损减少敌意。虽然小三大战如火如荼,但360特供机并没有做起来,小米依然领先,这个结局一点也不奇怪(详见拙文《口袋里的较量》分析)。既然没做起来,又何必得罪到死?当年360还和马云互相赌咒呢,现在不一样合作?

其三,两大佬都是湖北人,而且交往很早,这里不详述。

那雷军方面为何没明确拒绝?因为再大的大佬,面对彪悍如周鸿祎者也觉得头疼。大家都是奔着平台去的,为什么小米要冲在最前面让他人渔利呢?金山已经是迎战360炮火的第一道防线了,何必搭上雷军核心业务小米?据局内人透露,“在周鸿祎去年集中火力质疑小米硬件暴利、制造期货之后,小米的出货量的确受到了影响,销量下跌以10万台为量级。作为一家新生公司,自然不愿意无缘无故地惹上雄踞PC互联网浏览器、安全软件双入口的360公司。”

有人问:雷军都“澄清”了,这招还管用吗?管用。只要让马化腾、李彦宏看到之后心里嘀咕一下“他们闹啥小九九”,这就够了。高手过招,点到为止。大家都是奔着平台去的,彼此交叉不可避免。其实,真正的商业本来就是“既勾结又斗争”,这绝无贬义。

借花献佛一招见效,这就是深谙“柔道战略”的周鸿祎,打法凶悍、身段柔软。坦率说,周的存在对中国互联网保持活力是一件好事,成就也值得尊重,只是类似搞别人浏览器“漏洞门”那样的不正当手法就过了。远交近攻,示好又算什么?战神是面子,商人是里子,别为面子伤里子。

岁末年初,暗流涌动。腾讯阿里百度的大动作频频,个别“小巨头”公司的商业价值骤然上升,地位也极为微妙。各种纵横捭阖、入资合作才刚刚开始!不剧透,各位且静观其变。

切记:大佬们都是商人,围观的粉丝也好,媒体也罢,千万别入戏太深,否则正Hjgh的时候被切歌会很难受。

还记得2011年“支付宝股权事件”后,马云、孙正义隔空暗战后不久,孙正义在软银董事会上和马云相拥声称彼此信任的画面吗?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王冠雄系资深IT经理人,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微信公共账号:【王冠雄】)

作者简介:王冠雄,陕西西安人,长期专注“大公关”和整合营销,曾任职数家著名IT公司,同时为知名意见领袖。

2013-01-17

最近海内外的媒体很忙,因为马云很忙。

今天下午,彭博社报道称,阿里巴巴集团已聘请高盛、瑞银两家投行,准备集团IPO计划,欲融资40亿美金。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此次IPO可能于今年在香港进行,股票发行规模在30-40亿美金。

阿里集团官方对外表示,不对上市传言发表评论。阿里巴巴在香港的发言人约翰·斯皮里奇(John Spelich)也拒绝对IPO计划发表评论。

而此前的1月10日,马云将阿里巴巴集团“削藩”打散为25个事业部,1月15日宣布卸任CEO四个月后公布接班人。这一个又一个爆炸性新闻,将几乎所有媒体卷入了对个体公司惊人的舆论风暴里。

一周之内连续三记重拳,阿里巴巴已为巨额融资占尽先手,整体上市的步伐正悄然提速。

为什么突然提速?四大缘由决定了马云必须在今年将阿里巴巴推上IPO征程:

首先,未雨绸缪,为经济不景气做准备。所谓晴天找伞,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圈钱,因为等需要的时候就融不到了。马云对经济危机一直很敏感,2008年,马云在金融危机之前发出“冬天论”进行战略收缩,为之后发力天猫和蓄势增长奠定了基础。

其次,打压对手,特别是京东的融资。之前野蛮生长的京东对阿里带来不小冲击,刘强东和马云在争夺“中国最大B2C概念上市公司”。当时笔者判断,这将是一场五十亿美金级别的融资战。2个月前京东宣布完成最新一轮4亿美金的融资,估值72.5亿美金,大大缓解了资金压力。刘强东刚刚宣布要休养生息,计划2015年上市。此时马云却猛然加速,打乱对手的战略节奏。

第三,阿里上市已经万事俱备。阿里巴巴B2B上市公司去年已从港交所退市,公司支付183亿港币回购了27%股权。上个月淘宝也被美国商务部摘除出了恶意市场名单。根据雅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去年提交的文件显示,2012年第二季度,阿里巴巴集团营收10.7亿美元,同比增长70.63%,净利润达2.92亿美元,同比增长113.42%。阿里巴巴去年上半年营收已经接近19亿美元,季度营收同比增幅均超过60%。而阿里巴巴集团2011年营收23.45亿美元,净利润为2.68亿美元。而这样的财务数据已达到与雅虎达成协议规定的上市标准。

最后,马云本人对单数年有偏好。他在内部邮件中说过“逢单出击,逢双练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2005年,雅虎注资阿里10亿美金;2007年,B2B巨额融资上市,以“商业谷歌”的概念狂吸16亿美金,打破了多项港交所记录,单数年一直是马云的“大年”。你可以嗤之以鼻,但在这种级别的大老板中,对风水没偏好反而是不正常的。因为他们背负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他们也需要冥冥中的暗示。

马云三连击提速上市,同时也留下了三大悬疑:

1)为什么选择在香港IPO,被“B2B股票不赚钱”伤心的香港投资者还认不认?

2)京东将如何应对,刘强东保持淡定还是随需应变?

3)最终将融资多少,是否会引发中概股解冻的连锁反应?

这些直接关系到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景气。

2012-12-28

2013年元旦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北京正迎来几十年来最寒冷的冬天。

这一天,一场聚集了100多名资深IT、财经记者的神秘“山寨发布会”在圈子里引起了小轰动。名曰山寨,现场却相当之正经。走红地毯,女记者们一水儿晚礼服,男记者打领结,颁奖词严丝合缝,感言像模像样,今年才仅仅是第二届!

恰逢周末,这场发布会让众多在家休息的大佬们提心吊胆,生怕“中奖”,企业公关更是各种打听。“山寨奖”威力有多大?从大佬们的激烈反应可以管中窥豹。去年风头正劲的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就是因为不幸被授予“金喷壶”奖而删光了所有微博,直到被人造绯闻时才复出辟谣。

尽管发布会的组织者们一再申明,奖项并非刻意褒贬,一个企业家为自家企业而“喷”也是应有之义。然而今年与金喷壶奖相似的“金拐奖”(年度忽悠奖)颁发给小米2手机后,还是引起了小米方面的强烈反弹。一位员工在微博上公开说“没有小米手机,国产手机还都卖2999元呢”,雷军本人也转发了一条反驳“金拐奖”的微博,并表示这才是“行家”的看法。

不但如此,传统媒体《长江商报》、《天府早报》等甚至直接援引山寨奖做特别报道,门户网站和垂直IT资讯网站上,也出现了对评奖的介绍–这倒不是第一回了,去年第一届的评奖就曾被《新京报》以六个版特刊的方式予以参照报道;《京华时报》、《北京晨报》等主流大报都报道了奖项归属。奖项不但成为圈内的热门谈资,个别帖子也被一再删除。

为毛一个才办了一年的记者吐槽戏谑奖项,会有如此强大的外围影响力和公关势能?

一句话,因为这是“个人赋权”的时代,这正是信息革命正在诞生的最激动人心的故事。

传统上主流媒体们年底办年会,无非是专家讲趋势、给企业发发奖、晚宴名人秀才艺,规矩的主旋律,满满的正能量。记者们吐槽可大不一样,什么金喷壶、金拐,嬉笑怒骂皆成奖项。这是大鱼大肉吃腻后的小碟泡菜,这是被遮蔽的部分真相。一个在阳,一个在阴,彼此互补构成了相对完整的信息拼图!

为什么有钱有势呼风唤雨的大佬们,会担心一个“山寨”发布会?

作为一个参与过数次IPO战役的老兵,我深知“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之重要。搞得定广告,搞得定领导,不一定搞得定记者。所谓县官不如现管,稿子不都是记者们写的吗?记者们习惯聚在一起交流,彼此对企业、人物、产品的看法会直接影响他们写封面、写深度、写消息时候的价值取向。而活跃在山寨发布会中的成员,又是一些权威媒体内的资深记者,例如前新京报资深记者、现《商业价值》移动阅读主编阳淼;《每日经济新闻》谢晓萍;《京华时报》李斌,《经济观察报》杨阳;《北京青年报》车利侠,《南方人物周刊》马李灵珊等等。他(她)们的报道,能在相当程度上对IT公司们的形象和战略产生影响。所以,请记住“数字营销新秩序”之一:欲征服读者,先征服记者!

有人担心,要是记者们故意“黑我”怎么办?我感觉这大可不必。公信力是媒体的生存基础和饭碗,记者亦如是。况且这些奖项是100多名记者集体投票决定的,他们会拿职业声誉开玩笑?评选过程不但屏蔽了企业公关,连现场都不给PR们去。以本人为例,尽管与不少组织者私交甚厚,希望到场观摩的请求也被婉拒了…他们私下告诉我,每次投票大家也有拉票、有辩论,但最后采用在线匿名投票的方式,谁也无法主宰集体的意志,决定最终结果的,只在于纯粹的票数。所以奖项一出,平日里挑剔的记者们都无话可说。

从另一个角度讲,对奖项的态度也侧面代表了企业的公关情商。在美国,专门评最差影片和最差演员的RAZZIE Awards(金草莓奖)也是每年评选一次,好莱坞的大牌巨星们经常亲自领奖,大方示人。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的“金獏奖”异曲同工。不过这些可都是在正宗的娱乐业,中国IT业搞戏谑奖也算小创新了。请记住“数字营销新秩序”之二:一切行业都是娱乐业,被娱乐的最佳反应是娱乐消解之!我真心期待明年有中奖大佬到场领奖,反客为主!欢迎来到中国娱乐互联网。

山寨发布会,是玩笑中披露真实的行为艺术,是过度山寨的互联网的少数创新,是记者们工作之外的认知盈余,是数字营销新秩序中的个人赋权。

这个故事也印证了“信息即媒介”的深邃,媒体人一样可以超越媒体做自媒体。因为社交网络赋予了我们每个人这种力量!互联网自组织、有纪律,所谓“内容即广告,消费即娱乐”。触发这种力量的按钮便是:你的见识、网感和强大心灵。

为互联网行业做点贡献,更多“数字营销新秩序“漫谈有时间继续吐槽,欢迎关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作者系资深IT经理人、知名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微信wang-guanxiong)

附1:第二届中国IT“山寨发布会”完整奖项名单(仅为披露信息,不持任何立场)

金拐奖(年度忽悠奖)-@小米公司 的小米2手机

年度金喷壶奖-@周鸿祎

年度话题公司-360

年度公司-苏宁

年度产品(金蜘蛛奖)-微信公众平台

年度逝者-MSN

年度事件-优酷土豆合并

年度关键词-船票

金蛙奖(最佳转型奖)-桔子酒店@陈中

半生成就奖-YY@李学凌

年度公益奖-空缺

金键盘奖(年度最佳稿件):《刘韧劫后归来》by马李灵珊

–“山寨发布会”评选委员会:全体“山寨发布会”中的现役记者。

附2:“山寨发布会”部分女记者(含前记者)合影,大家应该能认出不少熟悉的面孔吧。

2012-11-14

11月7日凌晨,一亿多Messenger(简称MSN)中国用户突然收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微软公司发布公告称,从明年第一季度开始将在全球停用MSN,改用整合后的Skpye。MSN中国方面声明则称,中国MSN服务暂时不在此次合并范围中。

虽曰“暂不包括”,实乃已经放弃。这场波及如此规模用户的暂停服务事件,在网上居然没引起什么波澜。作为一个十几年的忠实用户,我也没什么忧伤。微博讨论中,淡定甚至活该是主旋律。

因为MSN自己先抛弃了它的用户,所以它自然被用户抛弃了。想当年MSN凭借操作系统捆绑和友好体验,成为最受欢迎的IM(即时通讯软件)。尤其在外企、白领阶层中,MSN风靡一时。彼时,马化腾还是从模仿ICQ起家、鼓捣互联网的小老板,用腾讯QQ的人则被认为是土包子。

12年后,微软放弃MSN黯然退场,对转型互联网一直找不到北。而腾讯凭借以QQ软件为核心的产品帝国大杀四方,雄踞中国互联网头把交椅多年。腾讯市值一路狂飙摸高4703亿港元,位居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为什么IM屌丝完美逆袭高富帅?首先,大公司非核心业务VS小公司单点突破必败。微软的现金牛是windows系统和office应用软件系列,IE浏览器、浏览器的首页、首页的默认搜索都并非重心。战略和执行力都有一搭没一搭,因此客观上成就了网景、雅虎、谷歌一个个互联网霸主。当大公司不care、那些小公司却搏命做好,用户自然流向了后者。这个现象也曾经发生在蓝色巨人IBM身上。前浪死在沙滩上,这正是IT产业不断推陈出新的魅力所在。

其次,在互联网时代漠视用户需求的产品必死,不管“爹”是谁。MSN的服务器固执地设在美国,因为海底电缆等原因一再中断,但拒绝改变。因此造成传输文件的不便也不在乎,MSN甚至曾关闭了SPACE空间日志服务。当我几年的博客一下注销时,我发誓不再用MSN,果断迁移QQ!因为,它尊重并能满足我的需求。不要以美国公司水土不服为借口,谷歌的Gmail凭借不断创新,让多少极客成为忠实粉丝,人家也经常无法访问!在互联网时代,一个不尊重用户体验的产品必须死掉,不管爹是谁、腿多粗。

尽管比尔盖茨1995年就先知般地预言了互联网勃兴的《未来之路》,但微软却实实在在地错过了随后爆发的互联网黄金十年。IM不敌老二腾讯,搜索成就了老大谷歌,现在推出Being补课;浏览器干掉了网景,却被Chrome最近在全球超越,在中国也被搜狗双核高速浏览器和360“安全”浏览器不断蚕食。

我觉得,微软总是试图复制软件行业的“大公司赢家通吃”规则,却总被互联网行业的“小公司单点突破”规律干掉。一个企业的基因,往往来自其赖以成功的路径。转基因是很难的,DNA决定了很多事情。除非有远见的强势人物才能驱动,就像再造IBM的郭士纳。

显然,微软并没有放弃互联网,这是他不得不迎难而上的大转型。从MSN并入Skpye来看,我判断有两大内幕。

第一个,就是瞄准移动市场。既然已失守PC互联网,必须豪赌刚刚起来的移动互联网。实际上,“移动”已成为华尔街最热门的关键词,因为这关系到未来整整一个时代!腾讯被追捧,与微信已成气候有直接关系;扎克伯格称Facebook战略以移动为重,让股价大涨7%。Skpye作为语音平台,显然是比MSN更好的移动枢纽。

第二个,打通封闭体系做完整体验。据外媒报道,新版Office已经附带Skype。对个人,购买Office 365家庭高级版后将获60分钟/per month的Skype积分,可用Skype拨打全球座机或手机。对企业,Lync用户能看到在线状态,与Skype上任何人即时通讯或拨打电话,未来还将增加视频聊天功能!

令人玩味的是,以语音入口Siri下注移动端、垂直封闭产业链,这正是苹果教主乔布斯的战略。微软去年收购skpye,今年用其打通微软产品。学习先进战略没什么不好。

MSN已死,Windows永在。不必惋惜,这是商业进化论的选择。

错过互联网黄金十年,就别再错过移动互联网的白金年代,一切才刚刚开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王冠雄系资深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

2012-10-26

导语:马云、刘强东、张近东、马化腾等人正在抢夺三张门票,窗口期就是各家电商的红线,谁落后谁将挨打。预计阿里巴巴集团、京东、苏宁易购三方融资总额“将肯定超过 100 亿美元”。这将是三年之内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惨烈的战争。

9月25日,苏宁电器公告全权收购红孩子,作价6600万美元。这是苏宁在电商领域的首次并购。

为什么苏宁急于并购下滑通道中的红孩子?对电商新军苏宁易购,这是极为关键的补课。不仅意味着品类SKU(Stock Keeping Unit,库存量单位)数量的快速扩充,也有利于苏宁易购用户群体的扩大和用户结构优化,并将打破整个电商行业的竞争格局。

苏宁目前擅长的品类是家电、3C(computer, communication & comsumer electronic),用户以男性为主;而母婴类用户以女性为主。相对而言,母婴类用户粘性好、重复购买率高。根据苏宁提供的数据,红孩子目前有750万注册用户,2011年的重复购买率为50%。

即使以6600万美元购买这部分互补用户,则单用户获取成本仅为8.8美元,折合约为55元人民币。国内知名电商人士、触电CEO龚文祥透露,中国电子商务网站的付费用户转化成本一般在80元到150元人民币之间。

对在电子商务业务上雄心勃勃的张近东而言,砸出3亿多人民币若果真能让苏宁在电子商务的布局上提速,无疑是笔不错的买卖。今年7月在苏宁的定向增发中,张近东曾自掏腰包豪赌电商,其通过江苏润东买入了37亿苏宁电器新发股票中,其中有一部资金来自于股票抵押。何况6600万美元对动辄融资上亿美金、资金沉淀量极大的苏宁而言并不是一个大数目。

收购红孩子,包括李斌在内的苏宁高管、投行机构易凯资本CEO王冉等市场人士都认为,只是拉开了苏宁的整合大幕。垂直类电商现在所处的低潮,给这种并购提供了可能性。

从2010年开始,垂直电子商务在中国极其火爆。当时的盛况是,只要是个前IT公司高管扯个牌子做电商,就会有机构愿意投资,这也导致了中国垂直电商的价格战和盈利难题。网络购物的本质仍是零售业,投资人的资金不能解决零售业的固有难题:比如规模增长、流程的精细化管理等等。

红孩子曾经的母婴行业龙头地位已被京东、当当等平台级电商超越。2010年5月,京东商城涉足母婴业务,今年5月京东称其母婴频道今年3月单月销售额突破1亿元,稳坐中国母婴B2C行业第一。2011年当当网重点发展母婴业务,由其创始人、董事长俞渝挂帅,今年6月当当也宣布其孕婴童平台已成为仅次于图书的品类平台,月销量破1亿元。

期间,垂直电商开始遭遇资本市场的寒流。凡客IPO被狙击,小电商开始死去,中型电商被并购。去年5月份,深圳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高圣涵在接受媒体采访中称,2010年倒闭或者不再踏足电子商务领域的深圳企业至少有400-500家。过去一年狂热的市场开始冷静下来,出现了诸如“电商骗局论”、“砸物流”等言论,也反映了中国电商人的集体反思。

相对于垂直电商,平台级电商显然更受青睐。据公开报道,去年4月京东商城完成的C轮融资,金额高达15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的官方信息显示,过去一年其并购和融资额更是高达120亿美金。收购垂直电商的,并非只有苏宁,收购红孩子只是打响了第一枪。今年年初,业界一度传出凡客将被京东并购。据透露,京东正在洽购其它垂直电商。

这些平台们之所以借道并购提速电商布局,深层原因是中国正迎来大规模整合,除了自身加快发展,只有整合好并购才能尽快做大直至“大到不能倒”。因此百亿美金级别平台电商之间的“抢三”——抢占细分行业前三位置——大战已经箭在弦上。按其C轮15亿美元的融资额,外界估算京东商城的市值约为100亿美元;而取其近期的股价,苏宁电器的市值目前也在450亿元人民币左右;目前市场对阿里巴巴集团的整体估值约为400亿美元。

在互联网行业,一个正常的垂直市场基本上是前三名的游戏。这在搜索引擎领域尤其如此,在中国百度是一家独大。因此在视频领域,优酷土豆、搜狐视频、百度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正在争夺前三甲。

我预见,中国电商江湖也将是天下三分的格局,而且这三家将都是平台级公司。其中产业链最厚实的阿里巴巴毫无疑问已经预定了一席,从企业间交易B2B、C2C集市淘宝、B2C平台天猫、网络支付支付宝、团购聚划算、数据挖掘阿里云,其对电商的战略布局几乎覆盖了整个产业链。相比阿里巴巴,京东、苏宁在产业链布局还有差距。彻底解决了雅虎股权问题的马云踌躇满志,已经放风将在两年内整体上市。9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对雅虎76亿美元的股权回购计划全部完成。

刘强东、张近东则在争夺第二个席位。家电业的消费者接触点和习惯最深,它们积累了大量的传统用户可用于转化为电商用户;同时长年累月的价格战,使得其在物流、IT系统和团队都经验丰富。除了全网围观的“8·15电商大战”,两家也都在更激进地扩张目类,后续的并购也在预料之中。

争夺前三位置的也并非只有这两家。今年5月,腾讯成立腾讯电商控股公司,并已先后投资了易迅、好乐买等B2C企业。负责电商业务的腾讯高级副总裁吴宵光今年3月曾公开表述,5年内希望电商业务能做到2000亿元。同时对手还有低调潜行的亚马逊中国。

这是一场争霸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抢三”大战。中国是人口最多的庞大市场,网络购物是成长最快的领域之一。波士顿咨询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拥有1.45亿网上购物者,仅次于美国的1.7亿。易观国际对比数据显示,从2008年内开始到2010年下半年,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半年增速均维持在40%以上。

同时,这也是一场百亿美元的融资战。9月14日,美国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执行副总裁兼美国上市及现金交易执行联合主管史考特·卡特勒(Scott Cutler)公开表示,对准备赴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而言,新的上市窗口期最快将在2013年二季度出现。

这个窗口期就是各家电商的红线,谁落后谁将挨打。相信电商们会吸取土豆落败的教训。导致土豆落败的原因众多,诸如创始人婚变、运营策略、版权等,但其晚于优酷上市导致资本市场被挤压、品牌效应严重弱化、路演时优酷增发打击融资额则被认为是致其落后的更直接原因。

按市场目前的估值,阿里巴巴整体上市、京东IPO和苏宁易购单独上市,预计三方融资总额“将肯定超过 100 亿美元”。从规模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来看,这将是三年之内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惨烈的战争。

后记:本文发表后的10月25日,刘强东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互联网领域有一个特点,每出现一个新行业,到最后最多只能容纳三家大企业生存。电商的行业变化很快,如果不努力时刻都会面临出局的风险。行业发展得越快,水就流得越快,只有激流勇进的企业才不会出局。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京东。”

(注:王冠雄系知名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10-09

一百年前,中国近代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梁启超曾担心,“中国人无法成为世界人”。一百年后,这个魔咒依然是历史深处的忧虑。

近年来,有一种奇特的“中国模式”的理论非常流行,认为威权政治+政府干预是良方,中国庞大的内销市场就够了。2008年西方爆发的金融危机更加剧了这种言论。这便是“以中国化对抗全球化”。

与此同时,“中国文化拯救世界”的道德优越论甚嚣尘上,认为现代文明出了大问题,解决之道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传统文化,尤其以哈佛大学东亚文明与语言系主任杜维明的新儒学思潮为代表。这反应了一种以中国文化对抗全球观念的思潮。

我想旗帜鲜明地提出,全球化不可逆转,全球观不是敌人。

诚然,全球化是一个双刃剑,也不具备道德属性。但无可置疑,它是人类社会演进的大方向。地球村、共冷热。中国经济早已深度参与世界经济版图分工,外贸依存度很高,也越来越依赖于国外石油等战略资源。全球化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别忘了,当年朱镕基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作为他任内最大的政绩之一。实际上,这是中华民族签署的最大一份商业合同!我们已经和世界签下了契约。

毋庸置疑,在商业领域,适应中国国情和文化的各行各业“中国模式”实践是有坚实基础的。它与全球化并不冲突,反而是符合了全球通行的主要商业规律。打个比方,就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之于牛顿的古典力学理论,后者是前者的局部实践,二者都正确。如果刻意把微观商业语境中的“中国模式”,上升到宏观经济层面,则让人担忧。

然而,如果没有与“全球化”匹配的思想武器,融入世界难免动作变形。这就是全球观,以世界普遍认同的观念和视野去观照企业,观照中国。30多年前,文革后百废待兴。面对“中国人可能被开除地球籍”的危险,邓小平同志力挽狂澜,发起了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的舆论准备,便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全国大讨论。那是一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其内核,无非是回归重视民生、保护私权、尊重人性、敬畏法律的全球通识。

在这种情况下,以全球视野和观念去运营商业是中国企业群落一个历史命题。从TCL收购欧洲汤姆逊后不适应欧洲人工作方式,到联想总裁杨元庆把家搬到纽约用英语办公;从张瑞敏在海外布局本地化生产海尔产品,到腾讯主动投资俄罗斯DST基金,任正非甚至主动为某国总统竞选成功发去贺电,中国们正在进化。

因此,主动融入世界的心态,理性的正常商业环境对中国企业乃至国家形象都至关重要。刻意夸大矛盾、对抗情绪的舆论场,会成为中国企业的“负资产”。华为、中兴海外收购多次被歧视,难道与此毫无关系?!

怎么做?我越来越感觉,互联网是一个方便法门。互联网的魅力正席卷世界,几乎每个传统产业都面临着“互联网化”的问题。信息革命的成果正与工业革命成果深度融合,将世界变成了平的、湿的。成长惊人、传播便利,无数创新在此发轫。

互联网的精神内核,便是信息透明、分享精神、平等意识、承担责任等。这既是全球化的生动实现,也是全球观的真实镜像。

一个不想全球化的国家,不会被世界所接受。一个不具备全球观的,也不会做成真正的跨国企业。

全球化已经开始,全球观正在路上,用互联网精神去拥抱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作者系知名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10-08

“被收养的孩子、捡垃圾的青年、沉迷的嬉皮士、春风得意的开拓者、被对手击败、被部下驱赶、王者归来、侵略如火、万众传颂、在最巅峰时死去……以及死后王国的分崩离析。”

硅谷的无敌终结者去了,全世界的IT巨头都松了一口气。

苹果的至高教主去了,整个地球的苹果粉丝都伤心落寞。

人类的创新魔法师去了,从联合国到政要、巨贾都遗憾。

这,就是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史蒂夫.乔布斯。

乔布斯的去世,是2011年世界科技界最大的新闻,没有之一。

因为人类失去了一位真正拥有强大内心及感召力的伟人,一位独立改变了六大工业的狂人,一位因为他的存在而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牛人。这三点,是我衡量企业家的终极标尺。

* 他推出Apple,改变了电脑产业,30岁就成功上市;

* 他推出皮克斯,改变了电影产业,被逐出后的复仇;

*他推出iPod和iTunes,改变了音乐产业,王者归来;

*他推出iPhone,改变了手机产业,重新发明了手机;

*他推出iPad,改变了平板产业,推动教育医疗等领域;

*他推出的App Store,改变了数字出版产业,革命进行。

甚至在他死的前一天苹果还推出了Siri语音问答—开启未来人工智能世界的钥匙,以及他还没来得及用iTV改变的电视产业。

他说“活着就为改变世界”,没人怀疑,只有致敬。一个企业家哪怕参与改变过一个产业就足以名垂青史,他居然干掉了6个!

他的创新能量,他的绝不妥协,他对科技与人文的完美结合。他已经与爱迪生、福特、盖茨并列人类科技的圣殿。乔布斯是人类百年一遇的福音,不可复制。

“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宛如造物主才能谱写的鬼斧神工。被收养的孩子、捡垃圾的辍学青年、沉迷宗教的嬉皮士、春风得意的开拓者、被对手击败、被部下驱赶、王者归来、侵略如火、万众传颂、在最巅峰时死去……如果再加上无敌征服者死后王国的分崩离析,简直是史诗般的传奇!”(吾友谷风语)

他去了,留下了一个现金超过美国政府、产值超过澳大利亚、年增长超过60%的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苹果不再拥有和董事会博弈的能力、彻底的创新力和宗教营销的魔力。因为,只有他才有力排众议的远见、做到极致的创新和无与伦比的魅力。

他去了,留下了一系列从不做市场调研只问自己要什么、从不考虑可行性只考虑实现梦想、从不大肆宣传只把产品做到极致、无视所有商业规律全部围绕他的管理和营销体系。

他去了,也许是因为“天堂也充满了凑合和垃圾,上帝需要他带去优雅和精致。”(胡泳语)。56岁,天妒英才。教主此去,科技界再无宗教。下一个福音,不知是何时?

Steve,你是我世界里的精神偶像,这是男人对男人的崇拜!

Steve,你将因你创造的伟大产品永存,这才是真正的永生!

Steve,那些勇敢的灵魂将从你的话中一生受益:保持饥饿,保持愚蠢。听从内心的直觉,其它都不重要。把每一天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做出选择。谢谢你,Steve。

禅者兵解,你已永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王冠雄系资深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

2012-09-28

上周9月20日,就在阿里云成立三周年之际,马云突然宣布:云操作系统业务(云OS)将独立于阿里云运行,由集团直接管理,阿里巴巴首席数据官陆兆禧兼任其总裁,阿里云总裁王坚兼任其董事长及CTO。

马云行事,一贯出人意料。就在人事变动之前,阿里云刚刚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风波”。与宏碁合作推出新款手机的发布会被取消,更被谷歌质疑不兼容Android系统。部分舆论认为,因为阿里云失败马云换将,甚至有人说阿里云或步雅虎、阿里软件后尘。一时让人如坠云里雾里,看不清这家公司的未来。

可以明确说,这个结论不对。阿里云OS遭质疑,不代表阿里云要放弃。因为在战略上马云根本不可能放弃阿里云。阿里云,是阿里巴巴集团应战大数据时代的核心业务,用以打通旗下众多资产,重点从无线发力。其战略意义,相当于微信之于腾讯帝国。它也是阿里业务中唯一将阿里与马云本人名称嵌入的,寄予极高期望。

为马云在移动互联网选择了一条极为凶险的道路—做系统。马云的智囊,阿里巴巴参谋长(实际上相当于首席战略官)曾鸣在内部培训时喜欢说一句话“大赌大赢,大赌大输。“这倒也符合马云的风格,不走寻常路,要吃就吃最肥的饼!吃不下?转身潇洒就走,它的产业链实在太厚实。

一开始,阿里云收购了猛犸科技,在进行技术消化后试图搭建独立的手机操作系统。后因市场压力,选择与天宇合作,兼容了Android并推出大黄蜂手机。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又在营销上号称“独立系统,可以与Android不兼容”。

国内的宣传谷歌也不care,本来倒也相安无事。不想,一篇报道引起了谷歌的注意。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起初谷歌并没有注意到阿里云操作系统,是看到了国外媒体上的一篇报道《Alibaba’s Aliyun Operating System Taking on Android in China》(《阿里云操作系统在中国挑战安卓》)后,就分析了一下阿里云操作系统,结果发现除了JAVA虚拟机外,就是安卓,但阿里却不承认。”

于是,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阿里巴巴似乎低估了谷歌在技术领域的优势和品牌美誉度,也没想到众多开发者对安卓系统的追捧。舆论上处于相对被动。

在阿里云声明指责“谷歌作恶”当天,笔者微博称“见好不收,技术非优势,何不止损调头。”其实阿里云借此事件已获得极高曝光,此时调头止损来得及,云之“赌局”才开始。据笔者了解的情况看,王坚是一位好人,也得到了很多肯定。但平心而论,三年时间对阿里巴巴这样级别的公司机会成本已足够大。

有意思的是,接任王坚的“又”是陆兆禧。这已经是陆兆禧第三次临危受命,此人是马云素来喜爱的一名福将。2004年陆任支付宝总裁;2008年孙彤宇“出国学习”,陆接任淘宝总裁;2011年卫哲“引咎离职”,陆接任B2B总裁;2012年阿里云OS不兼容谷歌Android系统,王坚被质疑,陆接任阿里云总裁。不知此番,陆是否能再显福缘?

战略上讲,阿里云掌握了阿里巴巴的内贸外贸数据,掌握了淘宝上的消费数据,加上支付宝的数据,基于此的数据挖掘、云计算是极具含金量的。阿里要构建网购生态,数据挖掘能力、云存储能力和移动平台的控制力是不可或缺的。

在三年左后的时间后,中国互联网的竞争一定是在计算数据上面的竞争。这个大数据时代的竞争才刚刚起步。个人数据之王的腾讯、电信服务数据的华为、企业ERP数据的金蝶用友等等都有机会。

阿里云OS局部受挫,阿里云才刚开始。这是一场马云必须打下去的大数据之战。

作者系资深IT经理人,社会观察家。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微博@互联网信徒王冠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