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十一长假开工第一天,搜狐开启了抢头条的节奏。

先是搜狐视频怒告百度,就热播网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的侵权盗版行为,又一次把百度网盘送上了被告席。

紧接着又传来消息,百度网盘在搜狐网络剧《匆匆那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中败诉,被判立即彻底删除该剧,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

愈演愈烈的“搜百版权大战”,将个人网盘市场的“原罪”彻底推上了风口浪尖,而“彻底删除”的判决书,也让百度云盘再也无法“闷吃糊涂过”了。

“版权斗士”搜狐穷追猛打,百度云盘陷入惊惶时刻,带来的影响除了一纸输赢,或许还有更多更多……

【网盘侵权终结案:搜狐再告百度】

10月9日(今天下午),搜狐官微发布一则微博称:“认真说个事儿:对盗版侵权,我们是“零容忍”的。”并附上一篇搜狐视频关于《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维权声明的长文。

据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到搜狐视频相关权利方的一纸状书,就其9月25日上线热播的电视剧集《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在百度网盘存在的大量侵权行为提起诉讼。目前,法院已经受理该案件。

搜狐方面表示,《我在大理寺当宠物》于2018年9月25日在搜狐视频平台播出,目前正处于热播期。百度网盘存在大量关于涉案作品的资源,不但不删除侵权文件,还允许侵权资源通过百度网盘的所开发的秒传、离线下载、分享、上传、下载等途径,在未经搜狐授权的前提下进行网络传播。要求百度网盘停止侵权,删除全部涉案作品内容并禁止分享,以及赔偿合理经济损失500万元。

“搜狐视频希望业界各方一起对盗版侵权零容忍,坚持抗争,为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共同努力”——细读搜狐官微的发声,字里行间苦大仇深。

的确,从2013年搜狐成立反盗版联盟,一场搜狐与百度之间关于“版权”的斗法就愈演愈烈。

上一次,正是前文提到的爆款网络剧《匆匆那年》侵权案。百度网盘被指控以秒传、离线下载、分享三种形式传播该网剧,并提供在线播放服务,在接到版权方通知后未删除侵权文件。

而近期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百度网盘侵权属实,并责令其彻底删除服务器中的侵权文件。

有法律界专家称:这是首例判决“彻底删除文件”的维权案件,即通过MD5校验值等技术手段从根本上定位种子文件,从服务器彻底删除源文件。意味着网盘盗播维权有了“治本”之法,网盘不能以技术平台、通知删除具体涉案链接等说辞来规避法律责任。

换句话说,搜狐的连续重拳,或将成为云盘侵权行为的终结者。

【天下苦秦久矣:技术红利or灰色地带】

在盗版灰色产业链中,电影产业一直都是重灾区,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早期在互联网技术还未完全发展成熟之前,我们观看电影基本上都会采取从网络上下载盗版影片或是购买盗版光盘,但当时受限于网速的限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到小商贩那里购买价格低廉的盗版光盘。

而目前在网络带宽不断升级的情况下,网盘等软件极大方便了我们获取盗版影视资源,网络云盘又兼具分享的便利性和隐蔽性,因此更加剧了打击盗版的难度。

甚至有人认为,搜狐对百度云盘的“围剿”行动,是对个人云存储市场的重大打击。

但我认为,一切归于法律,侵权就是侵权。

从电驴、迅雷到快播、云盘,互联网技术的光环,再有“用户需要”、“技术无罪”的说辞掩盖,都无法遮蔽版权这个实质性问题。这个法律问题不解决,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目前百度云盘占据了中国个人云存储市场的头号份额,平台上的影视资源侵权问题,更称得上是“天下苦秦久矣”。

众多影视剧作品在热播期甚至宣传期,就有盗版资源甚至全集在百度网盘上传播,甚至形成了微商式的灰色产业链,但过去几乎所有版权方都毫无办法。

百度网盘总是以“通知删除”的形式来进行处理,但同一源文件由不同用户生成的分享链接层出不穷,权利人无论是逐个要求平台删除,或是诉诸法律,代价与成本都很高,因此不得不忍气吞声。

除了搜狐的《匆匆那年》、《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诸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战狼2》、《金陵十三钗》等知名影视作品,其版权方就持续多年对百度网盘发起诉讼,但盗版一旦事成,很难再亡羊补牢。据业内人士透露,内地影视产业每年因盗版损失预计就超过十个亿。

一句话,内容产业繁荣,应该是基于合法的前提。因此,我支持搜狐用法律武器将版权保护的革命进行到底,坚决用法律和文明的方式解决盗版问题。

【版权之争,争的不是个体输赢,而是泛文娱产业的未来】

孰是孰非,自当由法律秉公判决。但这是知识经济、知识付费当道的年代,我们必须切实保护知识,保护版权,这也是文娱产业真正繁荣的开始。

其实,一直以来搜狐都在坚持守护内容版权的生命线。因为版权是创作者保持热情、产业真正繁荣的唯一前提。

唯有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坚持不懈,才能带动行业通过不断地创新创造实现进步,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作品。

“吃水不忘挖井人”,对于贪小便宜的人来说,版权可能只是作者的一时矫情。但对于创作者和整个行业而言,却是生存下去、保持生态的唯一方式,也是个人和内容商业体系的价值支撑。

在内容行业中,搜狐始终站在版权和创作者这一方,为了打击盗版问题,不惜挑战迅雷、百度这样的行业巨头,把P2P盗版、视频搜索、转码、云存储等行业问题摆到了舆论第一线。才有了今天“彻底删除”的终极解决方案,以及视频内容付费习惯的蔚然成风。

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们想起这场持续多年的版权之战,和来之不易的内容繁荣,会发现,搜狐一直以来如同堂吉诃德一般不断向盗版的“风车”举起长矛,一步步推动行业形成了完整的版权保护与反哺创作者生态。

这才是一个互联网平台应有的骄傲和价值观,是真正的猛士。

【结束语】

一个官司,引发一场关注,推动一点进步。回头看搜狐的盗版战斗史,表面上是一次次大事件、一个个大飞跃。背后却冒着得罪多少利益关系、做多少无用功的风险。

而这对中国互联网、对泛文娱产业、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却意义深远。

虽然接下来百度网盘将如何应对,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预见的是,网络云盘盗版资源对文娱产业的阴影,正在可见的被最小化。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科技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科技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


上一篇: 从创新前置仓到拿下4.5亿美元新融资,每日优鲜未来牌局如何开打?
下一篇:普惠AI,才能让AI真正成为工业4.0时代的水电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