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斗鱼将于Q3赴港IPO。这意味着,此前一个月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虎牙直播在拔得“游戏直播第一股”头筹后,将不再寂寞:斗鱼一旦正式递交IPO申请,且最终顺利在港交所上市,其将成为今年之内第二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

按照10亿美元估值就能跻身独角兽的说法,游戏直播的两大巨头斗鱼与虎牙均称得上“独角兽”。不过,这两只游戏直播行业的“独角兽”先后要上市,其背后原因却是千差万别。如果虎牙上市是水到渠成更上一层楼,那么斗鱼的IPO背后的原因和抉择可能更为复杂。

【6轮融资仍在漫漫上市路上】

众所周知,游戏直播兴起于2014年,虎牙、斗鱼、战旗等相继上线,开始在这一新兴领域攻城伐地。对于入场较后的斗鱼来说,从各大平台通过网罗了一大批知名主播,使整个行业正视了头部主播和优质内容的价值,同时也让资本市场看到了游戏直播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

斗鱼为整个直播行业的发展初期确实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也正因为此,成立四年来,斗鱼获得了其他同行远远没有达到的融资轮次和金额:完成了从数百万元的天使轮到D轮的融资,其在D轮融资之后不到几个月又进行了E轮6.3亿美元融资。这样快速的融资节奏在发展4年以上的企业中是很少见的,有业内人士猜测斗鱼之所以如此迫切的需要融资,高额的主播签约费和带宽成本就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在巨额融资后的斗鱼,短时间内拉高人气提升平台的流量。也为整个行业埋下了隐患:

企鹅电竞的张大仙年薪3000万元签约斗鱼直播;虎牙直播的嗨氏年薪4500万元签约斗鱼直播;快手的骚白以2亿身价签约斗鱼直播,巨额的主播签约费用拉高整个行业的运营成本,也加剧了行业竞争的激烈。

除了主播签约费用之外,带宽成本也成为直播平台一项巨额支出。中国的带宽收费按峰值计算,以最低的码率为800K来说,如果在线峰值为100万,直播平台的带宽成本就至少达到了3000万。包括斗鱼在内的几大直播平台的峰值人数都远远超过了百万。

相比竞争对手在大范围宣传的“高清蓝光直播”“视频压缩技术”对于降低带宽成本的帮助。目前还在使用Flash等“冷兵器时代”技术的斗鱼鲜有相关技术创新的报道,可想而知其带宽成本的压力。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烧钱的斗鱼在将同行纷纷斩落马下之际,也似乎在蒙眼狂奔的道路上慢慢迷失:早期,斗鱼CEO陈少杰曾表示斗鱼的目标是为了成为“国内的Twitch”。 “Twitch”的目标远没有实现时,现在的斗鱼已经背道而驰:泛娱乐星秀化路线,打造了冯提莫、周二珂、陈一发知名娱乐主播。

与此同时,融资走在行业前列的斗鱼,在今年5月失去了竞争“游戏直播第一股”的机会,其最大的竞争对手虎牙已悄然在纽交所上市,上市一个月后市值达到了70亿美元(超400亿人民币),已经是此前宣称估值200亿人民币的斗鱼两倍以上。

与此同时,拥有自主赛事品牌PLU的龙珠直播在苏宁入局后开始布局直播电商;虎牙直播与90多个电竞组织合作主办或直播超过360场电竞赛事;火猫直播凭借更多的国外赛事版权拥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背靠浙报传媒的战旗直播创办战旗学院,走上专业化电竞路线;熊猫直播则借势王思聪的高曝光率,开始在网络直播综艺方面发力……

【腾讯加持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于斗鱼E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腾讯此次6.3亿美元独家投资似乎更是一种无奈:一方面,从融资历史来看,E轮融资前,腾讯就参与了斗鱼两次大规模的融资,此次独家投资可以看作是其加强对于后者控制权的一个体现;另一方面,从2016年到2017年底,斗鱼连续两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腾讯此举更像是忍痛输血,如果不大量、一次性输血,斗鱼可能很难撑到IPO上市。

当然腾讯在不断输血斗鱼的同时,通过加码斗鱼的B轮1亿美元(腾讯投资4亿人民币)、C轮领投15亿人民币(腾讯投资金额未知),E轮6.3亿元(腾讯独家)。对于斗鱼的总投资高达50亿元左右,腾讯已经稳居第一大股东地位,斗鱼其实已经完全被腾讯收入囊中。这对于腾讯来说,既可以牢牢将斗鱼这个直播流量入口牢牢握在手中,作为其游戏产业布局中重要一环;又可以进一步压缩网易、完美世界等游戏厂商的宣传空间,为腾讯系游戏提供一个稳定的宣发渠道,巩固其巨无霸的地位,可谓一举两得。

但对于斗鱼来说,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后续发展受腾讯影响,与其他游戏厂商的合作也必将大大受到压制,发展的空间几乎被“腰斩”,前段时间撤下另一巨头游戏厂商网易《第五人格》的专区引发与网易的口水战就是一个鲜明例子。

另一方面,在一直靠“输血”生存的斗鱼,没有公布财务信息,一直无法证明其是否盈利,所以包括腾讯在内的投资人的耐心还剩几何就还不得而知了。

【转型秀场直播前景尚未明朗 】

当“输血”再也不会撑起一个直播独角兽时,如何“造血”成为直播头部行业的共同探索。

显然,单纯靠输血已经没法让斗鱼持续快速发展,在游戏直播方面的营收迟迟打不开局面,又在面对企鹅电竞、虎牙直播等对手不断深耕和差异化探索收获大量增量用户、稳固存量用户的过程中,斗鱼头顶的天花板也越来越近。

于是,斗鱼开始将触手伸向游戏直播之外的秀场直播,希望能够在这一领域分上一份羹。

据不完全统计,斗鱼至今已经投资了几十家直播、电竞领域的上下游企业,开始了板块化扩张和造星计划,捧红了诸如冯提莫、陈一发等网红主播。这其实与斗鱼CEO陈少杰此前宣扬的“斗鱼的目标是为了成为国内的Twitch”(全球最大游戏直播平台)背道而驰——斗鱼现在想走的其实是一条泛娱乐星秀化路线。

具体来看,斗鱼这种路线最显著的特点是通过游戏直播来为星秀主播引流:上斗鱼的用户会发现,斗鱼并没有专门的秀场歌舞频道,知名度高、擅长唱歌跳舞的冯提莫和阿冷位于英雄联盟分区,陈一发出现在单机游戏分区。这种方式虽然能在短期内拉动人气,也让斗鱼获利颇丰,但对于那些专区真正靠游戏技术起家的主播们来说不啻于一场灾难。这些能歌善舞、声音甜美的小姐姐们显然更能吸引用户,毫无夸张地说,她们就像流量收割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斗鱼最近半年来跳槽的游戏主播越来越多。

反观企鹅电竞、虎牙直播等竞争对手,大多不同于斗鱼的唯大主播论,也没有怪异的分区操作,运营模式更为健康。

短期来看,斗鱼通过转型泛娱乐星秀化路线可以获得高额的利润和不亚于之前的人气增长;但长期来看,斗鱼一旦因此而放弃游戏直播领域的大投入,或许会动摇其一直以来宣扬的游戏直播资源优势,或将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包括游戏主播出走和爱好游戏赛事的铁杆用户流失到其他平台。

更令人担忧的是,泛娱乐星秀化的本质仍是传统的秀场模式,一旦斗鱼完全转型,其将迎来一群早在PC时代就称霸的对手:YY、9158(天鸽互动),甚至是陌陌和映客这样的后起之秀。

除了未上市的映客外,根据3、4月份各家先后发布的2017年财报来看,欢聚时代(YY)2017财年净营收为人民币115.948亿元,同比增长41.3%;天鸽互动2017年收益10.05亿元,同比增长20.4%;陌陌2017年净营收为83.6亿元,同比增长138%。这几家平台在秀场领域深耕多年,拥有斗鱼短期内难以超越的秀场主播资源和秀场运营经验,斗鱼如果自断游戏直播羽翼硬着头皮冲入传统秀场这一成熟领域,其前景不得不令投资者和关心斗鱼的用户担忧。

由此可见,当其他投资人失去耐心不再进入,转型秀场直播前景未明,主要对手虎牙率先上市时,斗鱼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其上市选择,可以说是一个被动的选择,是内部和外部原因共同推动的结果。

如果斗鱼能够顺利通过IPO上市,可以说是继挖角游戏主播、转型泛娱乐星秀化之后的第三次重生。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科技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科技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

(转载自网络,请勿以本号名义再转载)


上一篇: 三大黑科技解决异形屏缺憾,vivo重新定义智能手机赛道
下一篇:电商江湖大迁移:从唯品会和京东正在打破的消费性别边界说起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