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最近,不少网友都被A站B站影视剧下架事件搞懵逼了。一夜之间境外剧“团灭”,许多网友的收藏夹被掏空。据称是由于版权手续不到位导致的。此后连微博昵称中含有外国剧集名的博主也都被通知尽快改名。B站随即发出声明,表示“审查过后符合版权的剧集会恢复上线”,但许多网友都如同惊弓之鸟,纷纷开始寻找资源守护大法,一时间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天桥卖碟、DVD机等产业重振的春天。

今天借他山之石,来为大家展示一个“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外国人民”是如何实现看剧梦想的感人案例。

【断网的古巴:一个神奇的国度】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国家:全国只有5%的人可以上网,网速还奇慢无比,千辛万苦上了网发现也看不到。不,不是朝鲜,瞎想什么呢!它是:古巴。

这个和美国迈阿密仅一水之隔的国家,人民的网络浏览环境也许会让中国网民稍感安慰,这是一个刚刚从蛮荒时代醒来的国家:

古巴只有5%的人可以上网,那就是整个古巴社会处于头部5%的阶层,包括富豪以及最顶尖的中产阶级。即便是他们,也只能用“拨号上网”,每个月花600美元购买100KB的网速,心疼土豪们1秒钟。

普通人则只能使用昂贵的公共网络:比如政府开设的网咖、政府铺设的少量公共wifi区域。然而对于月均收入20美元的古巴人民来讲,2美元一小时的上网卡就是奢侈品的代名词。这一刻觉得生活在中国的自己真是好有钱呢,“亡者农药”“噜啊噜”想打多久就打多久。

即便登入互联网,古巴互联网还要面临严格的审查制度,古巴人民标识已经习惯了被审查和自我审查。该国家的互联网提倡者曾经公开表示“相比于(古巴的)现在,我更喜欢中国的模式”。

造就古巴互联网现状的,既有美国经济封锁的历史原因,也有古巴政府自身出于对美的不信任而主动断连。

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去年就曾在美洲国家首脑峰会上表示,互联网是个伟大的发明,但同时也具有潜在危害。这句话用金庸的一句话可以概括: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古巴人民听到后心里会不会浮现出的一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容我吸口800G的硬盘压压惊】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为了上网,古巴人民也是很拼。关注互联网的同学可能早就凭借美国工程师John Graham-Cumming的游记感受到了古巴人民的上网智慧:独创的El Paquete Semanal“单机版互联网”。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每周派送给付费用户的资源硬盘。

关于这个“硬盘里的互联网”,我来帮大家画一下重点:

1美元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可以买到一个装了815.25GB资源的硬盘。

500多G的影视资源,300多个AVI视频,无删减版的《权力的游戏》、YouTube热门视频……不用翻墙随便看!

《经济学人》、《大都会》、《彭博商业周刊》、《新科学家》……学霸套装也已加入豪华套餐。

只有资源怎么好意思叫“单机互联网”,为了捍卫尊严El Paquete在硬盘里还放了很多网站的截图,想看哪里点哪里。

最新版本的各种主流杀毒软件的镜像,McAfee的更新只比官方晚4天。堪称良心卖家!

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你和新剧之间只差了一个硬盘的距离。毕竟DVD机什么的,现在还挺难买的。

【危中有机的大变局】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从古巴“每周包裹”这一硬盘互联网形态中,发现了隐藏于背后的产业链条和商机:

核心商业模式——内容付费:“内容付费”是消费升级大趋势,尽管El Paquete“每周包裹”具体的用户数尚不可知,但从古巴官方的暧昧态度来看,应该有为数不少的公职人士也是El Paquete的用户。每周人均1美元的稳定收入,让El Paquete成为内容付费毫无疑问的现象级产品。

其他收入——广告代理:娱乐观影如此刚的刚需会让“每周包裹”拥有了庞大流量,据说就连古巴的官方喉舌媒体Granma都想办法把自己的内容挤进每周包裹里面进行“正面宣传”呢。说不定是品牌广告投放渠道的新价值洼地。

内容制作渠道——海外代购:这个移动硬盘是El Paquete公司派专人从国外下载后人肉背回古巴的。除了化妆品包包,代购们又有了新选择。

物流方式——众包:“每周包裹”配送采取的是众包模式,给你派送的可能是一个普通大妈或你的邻居,充分提高社会闲置劳动力资源的利用。

运转模式——分销体系:El Paquete的交易体系是通过“上下线”方式维持的。“下线”从“上线”获得内容,根据客户需求来给U 盘和移动硬盘装上不同的内容,交给“下下线”或者终端用户。

附加服务——O2O:“每周包裹”已经成为古巴人寻找服务、租房、找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网站,还可以通过转卖给朋友邻居直接介入交易环节,简直就是古巴版“58同城”。

古巴现在的互联网,就是在以各种变通方式来尽可能地利用少得可怜的网络资源。如果说互联网最大的意义在于人与信息的自由连接,那么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也许就是在他看到世界之后,又蒙上了他的眼睛。

中国的内容创作者一直都是戴着镣铐跳舞,反感盗版和侵权,也了解所求无门的无奈。这场风波影响的不仅仅是境外剧粉丝的娱乐消遣,而是整个内容产业的唇亡齿寒。前路漫漫,且行且珍惜吧。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科技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科技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


上一篇: 智能手表≠微型手机:从儿童手表的逆势增长看智能手表如何突围
下一篇:从”天使财商“的媒体乌龙事件看中国股权投资服务的大风口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