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这个有点像绕口令的标题背后,是一个问题:互联网造车者既然在制造业和技术上没有优势,那在互联网上有吗?


12到13年,车联网的概念非常火爆。引起的讨论也五花八门,光是重新定义车联网我印象里就有不下十几次。结果后来发现车联网最大的问题是车载系统与整车的结合上。无法接入Can总线、电源系统的车载系统,更像是在汽车里放置了一个大号的手机,给用户带来的功能非常有限。且因为与汽车的协同度低,带来的体验也很差。


总之,通过车联网打开汽车销售新风口的梦想最后基本不了了之。于是互联网玩家们想了另一条上游包抄去解决“车+网”问题的思路:造车。


如今汹涌澎湃的互联网造车,本质上是对汽车作为全新网络终端品类与衍生服务市场的争夺。更高处是对移动互联网后下一个互联网模型话语规则的争夺。


但要知道,消费者不会为你的美好构想买单,也不会被任何高科技的外衣所迷惑。虽然摩根的数据预测显示未来汽车的价值60%会在软件,但消费者真要掏钱时候一定想的是“我能得到什么”而非企业有怎样的蓝图愿景。


在汽车产业升级三大端口: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载网络中,无人驾驶和新能源针对的都是汽车最基本的需求,驾驶和能耗。而车载网络提供的却更多是非必需要求,所以这也是最难影响到消费者的一环。


我们可以从已知信息中,分析一下互联网企业造车,到底准备给用户提供什么“互联网”。由此或许可以看出整个行业的底层水位究竟何在,以及未来的趋势有哪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大部分“网造车”还没有出厂,甚至只在规划。因此这篇文章并不具备任何对比性质,其目的在于加深我们对于“车载网络”这件事的整体认知和反思。



【标杆是怎么做的?特斯拉的网感体验】


特斯拉当然不完美,但也不是“科技玩具”那么不堪。作为汽车环境中异军突起的代表,特斯拉必定是互联网企业造车的模仿对象和竞争标杆,尤其是在车载网络上。


特斯拉Model S的网络终端显示在17寸中央显示屏上,车主可由此控制汽车的各个部件。车辆内置了3G和Wi-Fi模块,保持汽车始终在线,服务中心后台可以持续跟踪获取车身信息。汽车的内置系统和地图等模块还可以持续升级。还可以由网络对汽车进行远程诊断。


特斯拉的网络体验,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其精简的纯电动结构,避免了汽车机械语言与互联网语言之间产生冲突,保证了汽车与车载网络在源头的精准一致。当然这也是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造车的原因。

【能卖的互联网汽车:阿里+上汽】


今年7月,马云亲自在云栖小镇为号称“第一款量产互联网汽车”的荣威RX5背书。并且王坚现场提出了“万物互联网”概念,宣布了阿里通过汽车迈出了万物互联网的第一步。


阿里与上汽联合打造的这款互联网汽车,搭载了阿里的YunOS操作系统,同样使用中央显示器,可以系统升级、精准地图导航和语音导航、通过汽车支付购物和预定多种服务,并且可以用汽车下载音乐等娱乐资源。


总的来说,阿里利用YunOS完成的车载网络体验种类较多,服务项目大多集中在阿里系的优势上,但与车辆本身的结合还比较有限。



【百度大脑+百度无人车】


无人车已经成为了百度的关键词之一。今年的乌镇大会上,百度无人车再次亮相,其对环境的适应度和乘坐体验得到了相当高的肯定。百度无人车还没有明确的车载网络信息,但有理由相信,百度大脑代表的人工智能系统必将成为百度系造车的核心。


而目前消息显示,百度大脑在人工智能助手、语音命令识别、生物识别上比较强大,百度造车想要在无人驾驶之外的服务中取胜,人工智能化的网络服务应该是主要卖点之一。



【梦想成真之前:乐视超级汽车】


强悍的造车梦之下,乐视将于1月份发布首款量产的乐视超级汽车。具体的数据和互联网化服务目前还不得而知,而从4月份发布的LeSEE概念车中,我们可以看到乐视超级汽车对车载网络的追求非常极致化。


LeSEE的概念车中。智能互联模块包括自我学习,能够进行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环境和路径识别。并且在前脸配置了超大LED屏,可以向路人显示车辆状态。还可以用乐视手机进行自动停车等行为遥控。


另一方面,乐视造车一定会和乐视的内容、金融、共享经济等生态。至少在内容娱乐和购物两方面必然有车载网络元素的加入。



【超跑的车载网络体验猜想:关于蔚来的未来】


上个月,集合了腾讯、京东、高瓴、小米,易车和汽车之家两位创始人的蔚来发布了首款车型EP9,这款超跑号称全世界最快的电动车,造价高昂只生产了6台。虽然蔚来的真正量产车还有一段距离,但从EP9的车内配置中已经可以看在车载网络上会有特斯拉的影子。


比如其仪表盘和后视镜均被取消,车内放置4块全液晶显示仪表和四个车内高清摄行头。副驾驶位置上也有显示屏,并且车辆可以记录下来驾驶者和乘客的身体状况并上传云端。


从这些细节推断,蔚来的量产版肯定会在人机交互、云端服务上下一番功夫,并且会和特斯拉一样保证车载网络与机械构造的高度协同。



【纯互联网物种:小鹏汽车的车载网络】


今年9月,UC创始人何小鹏等知名互联网人联合打造的小鹏汽车发布了首款原型车小鹏Beta。这是一款SUV型互联网电动车,同样预计2017年发布量产版。


从车载网络上看,小鹏搭载了15.6寸智能中控大屏和12.3寸全液晶仪表,并有全触摸车辆控制、实时路况地图导航、在线音乐、语音交互、360度全景影像、仪表信息自主定制等功能。将主流的人机交互体验和在线服务配置齐全。


【结束语】


从这些主流互联网造车的信息对比上看,屏幕控制、精准的车载地图、远程遥控等很有可能成为接下来电动互联网汽车的标配。但能否通过网络给予车主更好的不可替代性服务:比如专有救助通道、在线解决保养、维修、车险等服务的手续流程,以及深度学习所能提供的服务,目前还普遍存有疑问。


总而言之,车载网络想要成为销售的决策机制,必需在横向的生态:服务种类、服务响应时间、服务中心建设;纵向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个性化配适车主,两个端口下功夫。毕竟特斯拉只是竞品之一。


互联网造车真正的对手是根深蒂固上百年的传统汽车制造业。车载网络和网络体验要成为加分项,而不是讲故事的道具。


上一篇: 且慢给贾跃亭下结论,柳传志都说乐视模式有启发
下一篇:走向无人驾驶的童话,看似只有一步,其实需要百度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