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记得曾经在一本老杂志上读过这么一句话,此后多年难忘:“赶快上路吧,不要有一天我们在对方的葬礼上说,要是当时去了就好了”。

这句话可以描述很多东西,包括旅行,包括人与人的交往,也包括创业和商机的构建。


很多地方,你不去遇见就永远都是陌生的。比如说很多CEO朋友都跟我说,中国互联网市场太饱和了,资本寒冬里机会渺茫,想到国外寻找机会。结果我却发现大家往往都是说的多做的少,即使真的走到国外也是旅游为主。浮光掠影看一下市场就匆忙下判断。

趁着我们还青春不死,还有一股硬气的互联网之梦。真的应该去那些我们充满期待却实际陌生的市场看看,看看那里互联网人的所思所做,看看那里的用户到底在期望什么。比如说,印度。

这个人口基数已经快超过中国,GDP年增速大于7%,智能手机超高速增长的热带国家,给中国互联网人带来了无数的幻想。

前不久,我到了印度进行了一场深度“互联网之旅”,参观了众多印度互联网公司,同时受邀造访了中国出海的代表品牌APUS。莫欺少年穷,今天落后而简陋的印度互联网,未尝不是我们的昨天,甚至硅谷和伦敦的昨天。

一路所行所思,所问所答甚多,估计够写一本书了。今天先写一些最值得关注的印度互联网“秘闻”给大家。印度互联网的机会很大,中国互联网“降维打击”的优势确实还有,只是要找到正确的路,正视印度市场的规则与需求。

出海之路不容易,我们每个人的每一份关注和坚持,共同构成了那个叫“中国”的品牌。

【混战中的手机市场,全球瞩目的膏腴之地】

首先来聊聊大家最关注的手机。

众所周知,智能手机代表的绝不仅是一个硬件市场。而是背后令人疯狂的O2O、电商、共享经济、泛移动支付、app、内容创业,无数遐想空间在智能手机背后等待着。

而印度的互联网市场上近乎没有PC时代的。普遍收入偏低的印度人更倾向于直接投入小成本来接入移动互联网。而印度本地也在大幅加快网络覆盖的基础建设。根据我一路走过近十个邦的亲身感受,印度本土4G网络的覆盖率已经很高,虽然网速缓慢、死角多的问题还是很严重。但已经能感觉到政府层面推动网络基础建设的决心。

在基建加持和巨大的需求下,印度手机市场成为了全球的价值洼地。各方“诸侯”纷纷大举侵入。首先国际品牌始终占据一席之地。根据各大电商数据统计来看,苹果的销量一直不错。但对普通印度中产者来说iPhone依旧昂贵,走在街上看不到中国的“街机”盛况。值得一提的是,三星在印度貌似并没有受到太多爆炸事件的影响,采访了几个手机购买者都没把这件事当回事。三星在印度的基础很厚重,这跟韩国企业的整体进驻战略有关。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几年印度本土手机增长很快。号称印度版小米的Micromax,在四年前还是只有12个员工,使用中国技术和贴牌手机,年出货量100万台的小公司。而如今它已经成为了印度第一大本土企业,市场份额超过三星,并在南亚、东南亚十几个国家成为了市场份额首位。通过对Micromax的深度采访,我认为以它为代表的本土品牌已经非常国际化。在吸收欧美和中国的技术、模式、渠道经验上已经非常成熟,而且产品比欧美品牌更加符合印度本土化的使用习惯。接下来进驻印度市场的中国品牌,寻求与本土企业的深度合作可能上更好的办法。

说到最关键的中国手机品牌。根据我的走访,华为、联想、小米、vivo、oppo在印度都已经取得了深度布局。华为在印度的员工已经达到了上万人,而接手了摩托市场份额的联想也在线上线下都有完善的市场布局。

最值得一提的是,我跟很多印度非互联网人士聊天,他们一致认为vivo和oppo在印度的爆发非常迅猛。即使离开了孟买、新德里等大都市,在连红绿灯都没有的城市或者乡镇里,也依然能看到vivo和oppo的门店。显然,OV模式也被复制到了印度,并且效果不错,很值得国人骄傲。

总体来看,印度消费者对智能手机的投入并没有国人强大。折合成人民币的话,千元以下机器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并且印度识字率很差,人们对通话等语音产品依赖度更高,对于文字类的应用相对黏性较差,所以要求手机的语音质量要好。印度人民喜爱歌舞,喜欢视频和游戏类的应用,并且充电环境不理想。长续航的电池也是必备选项之一。

在印度打开市场,一切要以本土化为先导,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南亚大陆的雨燕,APUS的出海奇迹】

说到中国品牌的出海与完成本土化,在应用层面最出色的可能就是APUS,此前就听说APUS在印度已有5000万的用户,这次来到印度走访时,有很多人都装有APUS的产品,耳闻过APUS品牌,更加印证了这个中国互联网圈子普遍的判断。

到印度的前两天,我们一行人游览了斋普尔著名的城市宫殿博物馆,这里也是拉加斯坦邦现在的王室居所。我们抵达这里的当天,王宫正在盛大装饰为“第五届中印论坛”晚宴做准备。今年中印论坛的主题是“共创经贸融合未来之路”,而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则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唯一代表出席了论坛,并发表演讲。

从中可见,APUS在中印经贸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我与很多印度互联网创业者、移动互联网上下游产业进行了深度交流。他们普遍认为,APUS提供了多方面的价值:首先是印度本土互联网产业中稀缺的流量入口价值;其次是为广告主、互联网产品以及合作渠道带来的曝光与商业变现契机;更重要的是APUS所展现的本体化、深度企业印度市场的态度,这对印度本土创业者与资源商来说,既是尊重也是机遇。

11月10日,APUS在新德里举办了“与印度共繁荣”的主题合作伙伴策略发布会。我作为极少数国人代表有幸出席并参与了全过程。这次大会上,李涛表示将在明年累计投入60亿卢比作为印度专项投资基金和市场拓展与用户拓展基金,大力开拓印度市场。

第二天,我又参加了APUS驻德里新办公室的剪彩仪式。整个团队非常国际化,中印员工差不多各占一半,这或许也展示了APUS以提供系统服务模式,出海却如此成功的秘诀:国际化的视野、本土化的深耕,以及中国企业勤勉与坚韧共存的气质。

通过与APUS的创始人李涛,以及众多团队成员进行深度交流。感觉到中国企业成功出海必须“稳准狠”:稳是要在当地走的稳,不要因环境不熟悉而陷入法律、财务等问题;准是要真实找到需求,不要对海外市场想当然;狠是在条件成熟时必须发力,下重注,搭建生态体系。APUS在印度由工具向商业,由商业而生态化的思路,真心值得国内企业借鉴。

APUS的意思是雨燕,是旅行者。桥总是要由旅行者孤身过河而建,APUS目前对于中印移动互联网,可能就是在扮演一个建桥者的角色。

【已经红眼的需求:电商与移动支付】

我在印度还赶上了一件“活久见”的事儿:莫迪政府居然突然把1000、500两种面额的纸币取消了!

没办法,印度就是个神奇的国度。一周之内只见所有ATM前都是漫无尽头排队换钱的民众。

更有甚者,有一天晚饭之后,信用卡也突然不能刷,大额卢比作废,美金拒收,各个印度银行都换不出钱来。我们带着饭馆的小弟飞驰在大街小巷希望寻找一种能付饭钱的办法。最后只能把他领到朋友家,用朋友家里仅剩的一些小额旧钞付钱。

这次经历深刻让我们认识到了,印度市场渴求移动支付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几乎与双11同步,印度各大报纸、电视台都在讨论阿里投资的PayTM。仅仅是在印度旅行的外国人,就是一个以千万人次计的巨大市场。移动支付一旦成熟,其前景可想而知。

如果你问印度本地人,最希望用到哪种互联网产业的话,答案几乎是一致的:电商。

印度的超市很少,购物体验差且价格虚高。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和年轻人希望用电商模式来满足对购物体验。但在印度市场,支付和物流依旧是电商的两大阻力。

目前,电商平台、物流系统、支付体系的三者打通和整体进化正在带动一个巨大的机会空间。印度有着完全不同于中国的城市空间、交通网络和税收机制。支付端的使用习惯和金融体系差别也很大。如何针对印度真实需求打造配套产品,或者在快速发展的印度泛电商中分一杯羹,是中国互联网可以静下来好好开几个头脑风暴的议题。

【不可一世和不忍直视,印度的移动互联网大潮】

印度的移动互联网,永远比你想象的更美好,也更尴尬。

这是很多在印企业家给我们的忠告。因为印度有十几亿人口,只有1点几亿的手机用户,而且高速增长势头已经开始。经历过中国互联网巨潮的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机会这里最大,这是印度移动互联网不可一世的资本。

但同时,开挂民族的心理需求和决策机制是无法按照中国市场准则去揣摩的。他们的需求、爱好、体验模式都跟中国人对手机的依赖度不一样。

举个小例子,印度人对中国人长时间刷手机的行为会感到很奇怪,因为印度人对社交网络和内容类app的黏度并不高。印度有太多的语言和文字,也不像中国有统一于汉字的表达模块。这导致他们与移动互联网的长时间连接无法在短期达成。

再比如,印度人能歌善舞,热爱影像和音乐。自拍是他们极大的乐趣,而且并不像中国人那么热衷修图。这些爱好导致类很多兴趣和行为模式上的改变。如果你知道欧美的手机体验与中国有多大不同,那你或许可以思考下印度的“不可思议”。

总之世界很大,想赚钱就要入乡随俗。印度的移动互联大潮已经来了,能不能抓住要看勇气和机遇,也要拼对印度市场的深度理解。

【结束语】

南亚次大陆,是一块不可思议的土地。垃圾堆与美轮美奂的宫殿比邻而居,穷苦的百姓和称雄亚洲的富豪隔街相望。作为另一个文明古国,他们同化了一个又一个文化,始终没有被改变。这就是文明的根深蒂固。

在我们希望以互联网改变印度的今天,也先要问问自己:你准备好被印度改变了吗?


上一篇: 连续16个季度盈利,唯品会如何又一次刷新电商纪录
下一篇:中国动漫市场会像薛之谦H5和《你的名字》滤镜那么火吗?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