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前不久,作为名誉领队和兼职记者,我跟随耀途资本、艾瑞资本的企业家代表团,在以色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深度游学考察。

这次行程给我的触动很深,让我看到了区别于硅谷和中国,在这场世界范围的互联网创生大潮下,还可以有另一种玩法,另一个努力的方向。

坦白说,我对以色列的创新能力早有多种了解,但真的只有亲临圣城,才能感受到“创新”这个词,在面积只有三个北京大的国家里,居然生长到了何等骇人的程度。

在我的所见所闻中,创新和科技,已经不是这个国家的优势之一,而是货真价实成为了以色列的“国脉”。全民创新时代,我们还在喊,而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旧约·创世纪》里说,以色列人的祖先亚伯拉罕由于虔敬上帝,上帝与之立约,令其后裔拥有“应许之地”——生长着奶与蜜的土地。这个充满仪式感的宗教故事,后来成为了犹太人千年流浪与复国的谶语。而最后他们确实也回到了“应许之地”耶路撒冷,并且正在用另一种方式创造属于新时代的“奶与蜜”。

我把世界级的创新之地分为几种,其中美国是海洋流,每一次酝酿力量都带来全球范围的“大海啸”;而中国是大地流,玩的是植入土壤,用最接地气的方式带来改变。而以色列,恐怕就是天空流了。

所以我把这次考察手记写成了上下两篇《应许之地的天空流》。希望能陪同大家一起见证,此时此刻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

地中海并不遥远,互联网终将把它变成我们的后花园。


和以色列理工学院研究和发展基金会CEO shem 交流

【神眷之国:以色列的“造物”土壤】


有些人被逼无奈才去变革,比如欧洲;有些人天性爱好改变,比如美国,但还有一种人二者兼有,那就是以色列和犹太民族。

早在1895年,T.赫茨尔撰写的《犹太国》就全面提出了犹太复国主义。经过一百年的风起云涌,如今锡安主义(zionism)依旧在内在驱动着这个国家进行自我造血和势能输出。沃尔特.拉克的《犹太复国主义史》中,分析了zionism的三大根源:首先是神学上的国家认同,“誓约”的力量在几千年后依旧不减;其次是犹太民族在多次地缘危机之后对土地的需求;再次,未来的世界格局和世界一体化浪潮也迫使犹太民族必须复国。

这种基因的影响下,以色列变成了一个“必须建设好”的地方。全民甚至全世界犹太族裔都怀抱着紧迫的“创造未来”焦虑感。

在我的考察之行中,我发现很多以色列的科技公司无论大小,都有一种彻底扁平化的气质。你很难通过言行举止观察出谁是谁的上司。少年可以领到年长者,下属可以随时畅所欲言。责任感和个体尊重造成了这个国家的高效率和高创新度,不像西欧国家的纪律至上,这里更加透露着“每个人都是管理者,每个人都是科学家”的气质。

另外,以色列的强大的军事实力也是创新产业的重要源头,这是一个被逼无奈需要极端发展军工科技的国度,但同时又是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民族。以色列人不愿意让军事科技停留在仓库里,大量的军事级科技沉淀入民用领域,就成为了这里一个取之不尽的创新科技源头。

以色列政府对创新的支持也是非常前瞻化的,以色列的工业和技术孵化器计划始于1991年,到今天科技孵化器已经发展到26个,分别以不同的优势产业为特色遍布以色列全境。

内在“与神订约”的创造动力,和外在不创新就会灭亡的生存环境,造就了这个创造之国。而更加宝贵的是,这次游学让我观察到了这个国家的人——人,才是一切创造的发生点。

【不创新就难受的一群:以色列的创客小伙伴】


《犹太法典》中说:“5岁的孩子是你的主人;10岁的孩子是你的奴隶;到了15岁,父子平等,再也没有孩子了。”这就是犹太人的教育观,幼小的时候照顾一下,稍微长大就要感受艰苦。而成年以后让他知道每个人都是平等自由的个体。

这样的教育氛围下创造了犹太人永远不安分的创造因子。我在以色列的百年顶尖名校,以色列理工学院与当地师生进行了深入交流。发现这里的理工科学生没有国内同专业学生那种所谓“技术宅”的气质,而是始终都在讨论自己的实验、技术、发明如何创业,如何开公司,但他们的探讨却又完全不离开技术,而不是空泛的说要造一头独角兽等等。

另外我发现,兵役制度对以色列的创新人群具有难以想象的作用。这里的孩子十八岁就要服役,无论男女,而且以色列的兵役不像其他地区,首先这里军官很少,士兵拥有非常大的权力,甚至是战场处置权。另一点是以色列的军人接触高科技军事工业的几率非常大,而很多他们接触的军事科技直接变成了后来的创业方向。而创业伙伴,极有可能正是“一起扛过枪”的战友。

但是我也发现了另一个特点,就是以色列有5000多家高科技创业公司,占人口比率全世界第一,但是这里的大公司却很少,很少有公司能走到单独IPO的阶段。同行的耀途资本合伙人告诉我,这不是因为这里的公司不成功,而恰恰相反,是因为大量非常卓越的创业团队选择在迅速成功之后选择被世界级产业巨头收购,快速变现。但变现之后也不是就吃喝玩乐享受人生,而是立马拿钱去进行另一轮创业。

跟以色列的创业者相比,最能形成反差的就是日本创业者。在日本,普遍更认同的是“业”,是你建立是多大的公司,有多少手下,显示出了鲜明的等级文化。而以色列则完全注重“创”,据说,这里很少有大公司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人都想当老板,没有人想当职员。

真是一群让人赞叹的“神经病”。

和以色列前议长Avaham教授交流

【正好有对方梦见的东西:中以大碰撞的想象空间】


这样的国家和人群干出来的互联网,会是个什么情况?

根据考察期间得到的数据显示,以色列创业公司主要集中7个大领域,其中IT及企业软件类最大亮点是信息安全服务,而互联网类主要集中在企业级服务,而人工智能、AR/VR设备、移动医疗、生物科技、空间技术也都有大量新兴企业在攻克。整个以色列的创业企业公司,有70%左右都是集中在企业级服务等B2B模式上。而在中国,应该还不到30%。

反观中国,绝大部分互联网产业集中在解决消费者衣食住行这些高频次消费、流量导向的2C产业上。无论是BAT的巨头,还是无数的创业公司,都是跟着生活场景跑,跟着消费者趋势跑。很少有企业能进行真正的颠覆式创新技术突破。我在游学期间采访了一位做移动芯片的企业管理者,他跟我说他们的团队研发这款芯片用了10年,这在中国几乎是绝不可能的。

所以,刚刚好,中国和以色列是一对互补性强到离谱的互联网实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下行压力开始激增,人口红利在消退,需要的正是强技术和成熟技术的二次驱动,让中国原本薄弱的“内功”强起来。

而以色列其实也面临着大量问题。我接触了一位做移动通信的企业家,他说他现在一年要去七次中国,谈到中国市场的时候,他只在一直重复一个词“太大了”。真的太大了。以色列是一个人口极少,市场相当匮乏的地区。就算做出来再好的东西,没有标的可以变现不也是白搭?所以以色列的技术出口中国,中国的市场和产业链接入以色列的创造源,基本是两边共同梦到的场面。

与我同行的耀途资本就是秉承这个原则在以色列展开投资的,他们所投资的,大部分都是AR、物联网、企业级服务等高精尖技术导向的产业。这些产业以色列做的很成熟,尤其是在细分领域具备着恐怕能傲视全球的优势。在这些维度提前打好布局,架起一道跨越时空的桥梁,同时与中国的产业资本进行深度的产业整合。

世界各大IT公司均在以色列设有办事处

【结束语】


中国和以色列各自的势能如此之大,互补性又如此之强。是我出发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甚至很多与我同行的企业家当场就签订了不止一个的投资合作意向。

我很理解他们,因为在我们这些玩转互联网的人看来,以色列的产业真是充满了一个又一个宝藏。这些东西在中东只是无数技术中的一个有一个,而拿回中国,就是补完整个市场,打开大风口的灵丹妙药。

考察手记的下半部分,我将谈一下到底哪些以色列的优势项目会影响未来的中国,以及我们该如何利用“以色列”这个互联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敬请期待!


上一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回头看一眼当年“月黑风高”的京东
下一篇:主机时代迟到十五年:再给国产主机一点时间又何妨?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